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Everybody Knows【5】

*继续更文啦!上章链接看这里

*期待世界杯啦


【5】

就像是上帝亲自动手洗过牌一样,那些曾经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曾经如同条件反射的动作变得生硬。在某次打牌的休息间隙胡梅尔斯接到了赫韦德斯的电话,北方的最后坚守者退出了盖尔森基兴的地下市场,收拾好行李坐上了去意大利的飞机。那是拉姆第一次见到胡梅尔斯的脸上露出那种表情,复杂的震惊和失控。电话里的赫韦德斯语气轻松,他说他要去意大利散散心,还能吃到正宗的意大利面条。胡梅尔斯举着手机离开了房间,拉姆和穆勒动作一致地转向慕尼黑的现任首领:“所以?”

诺伊尔慢条斯理地洗着牌,慢条斯理地问道:“所以什么?”

“贝尼去意大利了?别跟说你也是刚刚知道!你看到马茨的表情了吗?我的天我真想掏出手机拍下来!”穆勒咋咋呼呼地说了一通,还拉上了表面上并没有那么八卦的慕尼黑前任首领:“是吧菲利!”

诺伊尔把牌摆好,无视掉穆勒过于热切的眼神:“我也是昨天晚上接到的消息,贝尼似乎想给马茨一个惊喜。”

“惊喜?对马茨来说那就是惊吓好吗!”穆勒摸着自己的胸脯,那样子就像刚才莱万给他打电话说自己要回波兰一样。

“北边出什么事了吗?”拉姆这时候才开口:“我一直认为贝尼回永远待在盖尔森基兴。”

“情况很复杂,贝尼没有细说。”诺伊尔含含糊糊地说道。很明显他在掩盖什么,拉姆过于了解他了,每次他不想说出什么就会用这种语气试图蒙混过关。小个子男人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帮他岔开了话题。


即便是拉姆远离了生意,对于北边的情况还是知晓些,有些北方的年轻人到慕尼黑来,为慕尼黑注入了新的血液。不过说句实话,赫韦德斯的离开是拉姆从未想过的。他之前和赫韦德斯一起喝酒到深夜,边喝酒边聊天,笑容美好的男人很是健谈。拉姆知道北方对于赫韦德斯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生意,还是家和故乡。就像慕尼黑在拉姆心里的地位一样,赫韦德斯在北方投入了他的一切,他曾经做过的,曾经的艰难岁月。可是现在,他怎么可能真像电话里说的那样轻松离开,这句话的背后到底发生了多少事,他永远都不会说。

或许是老了,拉姆在心里这样嘲笑着自己,变得多愁善感了。以前从来不会考虑的事情现在都变得至关重要,拉姆坐在杂货铺的柜台后给赫韦德斯打了个电话。他们又聊了起来,就像之前一次次出去谈生意一样,赫韦德斯说意大利这边还有很多熟人,大家相互照应不成问题。等到拉姆挂掉电话,杂货铺的门被推开,克洛泽展开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菲利普,想出去走走吗?”


再次穿上正装的拉姆让诺伊尔看得有些出神了。拉姆的确很适合这身衣服,线条流畅,丝毫不差。这才是他的原来面目,锋芒毕露,带着从容和坚决。拉姆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清清嗓子说道:“怎么,看着不习惯了?”

慕尼黑的现任首领赶紧摇头表示你穿啥都很好看。

“米洛说勒夫先生那里有些小活儿需要处理,现在大家都很忙,所以来拜托我了。”拉姆解释道。

诺伊尔看了眼收拾好的行李箱:“要出远门吗?”

“去趟柏林然后就回来。”拉姆回答。

“那我们一起走吧。”诺伊尔从衣柜下层开始往外拿衣服。

拉姆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和法兰克福有生意要谈,地点定在柏林了。”

评论 ( 12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