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四十米的大刀

诺伊尔是从尤利安那里听说贝尼最终选择去了遥远的北方,被北威州还要远,也比北威州还要冷。他是在会议的间歇和尤利安视频通话,屏幕那边的年轻人身边都是说法语的家伙,只有他一个人说德语。尤利安也是个固执的孩子,不过他没有贝尼那样固执,当时贝尼替他选择法国的学校的时候尤利安没有说话,或许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未来,也知道了贝尼的未来。

“什么时候的飞机?”诺伊尔一边问尤利安一边给自己的秘书发消息让她给自己订去俄罗斯的机票。

“贝尼说这跟你没关系,”尤利安虽然眼睛红红的但是说话的语气依旧强硬,他的样子让诺伊尔想起了贝尼,“如果你特别想知道我建议你直接找贝尼问。”

“尤利安,你在闹什么脾气?”诺伊尔盯着...

别哭啊呜呜呜

Kapitän Fips🇩🇪:

😭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5】

【15】

拉姆的能力当然不局限于一个小小的财务人员。他可以毫无痕迹地混进人群里,赌场里的熟人想要上来打招呼,他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诺伊尔站在那里看着轮盘赌里的小球,拉姆从吧台那边拿了两杯加了冰的威士忌,走到诺伊尔身边才张嘴说话:“这个好玩吗?”

诺伊尔飞快地转头看他:“还,还挺有意思的。”

拉姆递酒给他,看着诺伊尔抿了口酒:“其实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玩这些还不如找个地方打牌。”

诺伊尔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他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个选项,整天待在赌场里的拉姆竟然对这些游戏毫无兴趣,是事实还是拉姆放出来的烟雾弹?诺伊尔有些搞不懂自己了,警官的那部分理智拉扯着情感,他努力做出平衡,但是酒精刺...

小雪花❄️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4】

【14】

第二天厄齐尔第一个发现诺伊尔有些不太对劲儿。去了伦敦一周让他的观察能力提高了不少,或者说他的观察能力一直不弱,现在被观察对象的行为过于异常,就算是其他同事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是的,其他同事指的就是默特萨克。

接近两米的男人举着两杯咖啡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诺伊尔躲在办公桌后面,他又不是来抓壮丁的,至于这么躲躲藏藏的吗。默特萨克挺不高兴地准备把其中一杯咖啡给厄齐尔,但是厄齐尔手边已经有一杯了,所以他只能举着这杯咖啡靠近诺伊尔的办公桌,把那杯咖啡不轻不重地放到桌上的一瞬间诺伊尔猛地抬起了头,看到默特萨克的时候一副看到了鬼的样子。

默特萨克一看,这个不行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不稳重...

过啦!!!超级开心!!!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3】

*新花友情向哦~


【13】

失眠这种事情很少找到诺伊尔。平常繁重的工作让睡眠显得尤为珍贵,诺伊尔属于躺下就能睡着的类型,但是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睁开了眼睛,脸颊和嘴唇一起灼烧起来,他甚至不需要去卫生间照镜子就知道现在自己一定是个大红脸。

几分钟之后他从沙发上坐起来,小心地摸到窗边,偷偷摸摸地往外张望,寂静的路边只有路灯这忠诚的守卫者,路上没有人也没有车。诺伊尔还以为能看到拉姆,随后想了想就算是步行拉姆也应该离开社区了。

他回到了沙发那里,在盛披萨的盘子下面找到了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之后他开始寻找手机,手指比脑子快了好几秒,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那个名字让他清醒了不少,还没等他挂掉这通不应该拨...

乐园【38】

【38】

座狼能嗅到暴风雨前的沉闷,也能嗅到人类败落前的苦涩。他现在能清晰地嗅到拉姆身上的味道,像是枯萎的叶子在泥土里化为腐朽,那种萎靡的味道让座狼很不舒服,恐惧抓住了他的心脏,缓慢地注入名为绝望的毒液。穆勒下楼之后把盘子交给基米希,年轻人没有说话,只是小心地看了看他,然后转身去洗碗。克罗斯站在离厨房两米的位置,他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似乎对某种气味过敏。

穆勒走向克罗斯,金发男人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瞪得更大了些:“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你说什么?”穆勒假装疑惑地看着他。

克罗斯寻找着措辞,这大概是托尼老师最无助的一次,他不想说出那个词汇,可是现在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做替代选项。基米希从桌上...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2】

*结尾有惊喜哦~【并不是抽奖


【12】

诺伊尔庆幸屋子里还算整洁,空的啤酒瓶和泡面盒之前已经清理过了,沙发上也没有薯片渣。他把啤酒放在客厅的桌上,走进厨房先接了两杯水,而拉姆站在客厅里显得有些拘谨,接过水杯还说了一声“谢谢”。

等到转播的球赛开始的时候气氛才有些热烈。拉姆喝酒的速度比诺伊尔要慢些,即便是这样地上的空酒瓶子还是在继续增多。中场休息的时候诺伊尔热了几块冷冻披萨,拉姆认真地看着那些三角形的东西,大概在考虑这种东西可不可以消化。诺伊尔吃了两块之后他才拿了一块,等到球赛快结束的时候诺伊尔回头看了一眼拉姆,小个子男人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或许在警官诺伊尔的脑子里,赌场里的人是不会...

乐园【37】

【37】

穆勒这次没有马上回马戏团,虽然团长给他写了好几封信,那些愤怒的猫头鹰像是炸弹一样从空中俯冲下来,嘴巴和爪子瞄准的是穆勒的眼睛和胳膊。穆勒胡乱挥舞着胳膊驱赶那些嘴巴和爪子,羽毛落了一地,最后穆勒只能变成座狼的样子,吼了几嗓子之后不仅吓退了猫头鹰,还吓到了楼下的基米希。

年轻人担忧地听着楼上的动静:“拉姆先生不会有事吧?”

克罗斯淡定地从柜子里拿出盘子和碗:“放心吧,托马斯又不吃人。”

这不是最好的解释,基米希用更加担忧的眼神看着楼梯的位置,还险些把苦瓜当成黄瓜扔进锅里。基米希的厨艺比克罗斯要强一些,至少他能对着网上的菜谱做出差不多的汤和沙拉,克罗斯就不行了,他喜欢生肉,那些熟食...

1 / 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