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41】

*年底工作忙成狗,有空的时候赶紧摸鱼QWQ


【41】

座狼的的确确咬到了路德维希的脖子,蓝色的血液沾染在金色的发丝上,男孩一头栽倒在地毯上,眼睛里的光却没有消失:“托马斯,我不是告诉你放松些吗?”

骨骼和肉块在快速重生,只是蓝色的血迹没有消失,路德维希在两秒钟之后从地上爬起来,他的注意力还是在拉姆身上,小个子男人的脸上已经全是金色的纹路了,「主宰者」的周围空气消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拉姆的身后吸走了空间。

“这叫什么,薇兰,等待模式?”路德维希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戏谑,薇兰夫人的脸色并不好看,这根本就不是等待,而是「主宰者」在寻找房间里每一个人的弱点。

“蒂莫·希尔德布兰,你不该提这个名字。”拉姆张开嘴,他的舌头和声带都在原来的位置,但是声音还是从他的嘴里传出来。

“我不该提?难道他已经不是菲利普最爱的虎鲸了吗?”路德维希无视了薇兰夫人的警告的眼神,继续说着激怒拉姆的话。

座狼吐掉嘴里的血肉,这次他的目标是路德维希的眼睛,他不想让路德维希继续说下去,他不喜欢路德维希说话的方式和语气,那种嘲讽的声音让菲利普很不舒服。

座狼是被金色的墙挡住的。拉姆看着穆勒,嘴角微微上扬,即便是没有发出声音但穆勒听到拉姆在说什么:“托马斯,后面的事情交给我吧。”

座狼没有眨眼睛,房间里剩下的三个人向下坠落,他们消失在了房间里,什么也没有留下。座狼发出可怕的咆哮声,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睛里涌出来,被皮毛温柔地裹在怀里。

穆勒打开门,他喊了几声托尼,金发的男人站在楼下向上张望:“怎么了托马斯?”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好,至少现在还没有人跨过我在门外面画的那条线。”

托尼老师喜欢那些黄色的流沙,或许是因为在埃及待了太长时间,他从金字塔里取出了流沙,围绕着房子撒了一圈,不是为了辟邪,而是阻止房子外面的人。「兽」对死亡更加敏感,而驯兽师在弄明白流沙的作用之前也不会轻易动手。托尼老师喜欢这样的人类,他们既聪明又无知,给他们出一个简单的谜题他们都会想很长时间,或许是因为活得太久,他们都不如年幼的孩子,一道沙子能有什么伤害,不过是障眼法罢了。

穆勒的脸色并不好看,托尼老师揉着肩膀说话:“他们不在这栋房子里了吧?”

“消失了。”穆勒简洁地回答。

“拉姆先生还是喜欢这栋房子的……”托尼老师的话音还没落,一个黑影穿破了玻璃,伴随着玻璃落地的声音,门外的驯兽师和「兽」终于迈过了沙子,只是他们迈过去的一瞬间流沙仿佛活过来了一样,那些死去的法老的灵魂从沙子里醒来,他们想要活的东西,杀死或撕碎,克罗斯看了眼穆勒,脸上的表情是杀戮前的跃跃欲试:“要跟我出去走走吗,托马斯?”

 

「主宰者」喜欢金子,也喜欢收集,它喜欢找寻那些不多见的东西,并且一旦找到就会占为己有。路德维希窒息的时候脸色发蓝,血液的颜色展现在白皙的皮肤下,配上金色的头发,看起来还算有趣。薇兰夫人还是老样子,扔掉扇子之后冲过来气势汹汹,可惜她没有办法解救路德维希,拉姆的手臂如同岩石一般坚硬,路德维希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最后如同被母亲抛弃的幼兽一样软绵绵的。

拉姆扔下了路德维希,留他像个没有骨头的爬虫一样躺在地上用力呼吸。薇兰夫人看着拉姆,拉姆注意到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个木刻:“他的手艺不错,刻得很像。”

薇兰夫人垂眼看着木刻,那才是真正的她,勇敢果断,而不是现在的她,被裙子束缚,被马戏团束缚。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或许不会选择马戏团,不会选择现在的这条路。

“但是后悔已经晚了,”中年男人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你早就回不了头了,薇兰。”

马戏团团长最后的身体站在那里,手里的烟刚刚熄灭。他向薇兰夫人行了一个有些花哨的礼,看起来还挺绅士。薇兰夫人看着他行完礼,然后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好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菲利普。”男人把烟卷放进口袋里,凭空摸出一把剑,拉姆的脸上掠过一丝瑟缩,不过他很快克服了百分之零点一的恐惧。

“你还记得我给你们上第一节课说的话吗?”男人看着拉姆脸上的纹路,突然露出了微笑。

“本能无法克服,所以——”

“——所以只能抛弃本能,变为非人了。”

评论 ( 4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