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38】

【38】

座狼能嗅到暴风雨前的沉闷,也能嗅到人类败落前的苦涩。他现在能清晰地嗅到拉姆身上的味道,像是枯萎的叶子在泥土里化为腐朽,那种萎靡的味道让座狼很不舒服,恐惧抓住了他的心脏,缓慢地注入名为绝望的毒液。穆勒下楼之后把盘子交给基米希,年轻人没有说话,只是小心地看了看他,然后转身去洗碗。克罗斯站在离厨房两米的位置,他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似乎对某种气味过敏。

穆勒走向克罗斯,金发男人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瞪得更大了些:“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你说什么?”穆勒假装疑惑地看着他。

克罗斯寻找着措辞,这大概是托尼老师最无助的一次,他不想说出那个词汇,可是现在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做替代选项。基米希从桌上拿来毛巾擦手,看着穆勒和克罗斯站在走廊里无声的对峙。

“他要死了,是吗?”托尼老师说。

“不是。”

“那这味儿是怎么回事?”

“他不会死。”

克罗斯放弃了这场对话。穆勒两只眼睛的颜色不太一样,克罗斯盯着它们看,浅绿和浅蓝混合在一起,他找不出一丝动摇。穆勒转过身准备上楼,和基米希擦肩而过。基米希回头看着他,他也闻到了什么。

这是「兽」的天性。对驯兽师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服从,它们会趁着驯兽师虚弱的时候断开联系,挣脱开绳索,然后离开。驯兽师的虚弱可能在身体,也可能在力量,身体的虚弱可以导致死亡,而力量的虚弱同样可以导致死亡。

从饕餮的胃里出来之后博阿滕就告诉过穆勒,拉姆的身体无法继续做力量的容器了,强大的力量需要强大的容器,如果容器不符合力量的要求最终结果不容乐观。穆勒点头,没有说话。博阿滕看着卷毛男人,叹了一口气:“托马斯,你要做好准备。”

穆勒当然知道博阿滕的意思,可是他一直在奢望这个时间能往后拖,再往后拖。拉姆的睡眠时间开始变少,就从几天前开始的,回到面包店之后他就失去了很多睡眠,有时候穆勒再半夜醒来会看到拉姆望着窗外发呆。拉姆说脑袋里的人太吵,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吵得他睡不着。有时候白天拉姆可以睡上一个小时半个小时,但是这都无济于事。房间里的木刻越来越多,那些半张脸的人类雕像堆在墙角。

曾经的「主宰者」的拥有者们看到了机会,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拉姆在想如果他被困在里面是不是也会这么想。克洛泽沉默地做着木刻,他在雕刻那些人的脸。

下午的时候拉姆泡了茶,穆勒跟着喝了一杯。拉姆吃掉了几块饼干,柠檬味的饼干出自基米希之手,穆勒说小狮子其实手还是蛮灵巧的,这味道跟你做的挺像。拉姆回忆起自己仍在柜子深处的菜谱,大概是基米希找到了这本菜谱,跟着上面的步骤学的吧。

红茶的颜色很深,味道很苦。小个子男人喝了一杯,第二杯还没喝完的时候毛色猫头鹰从没关的窗户那里飞了进来,略过穆勒径直找到了拉姆。许尔勒的语气很是急促:“他们还是拿到了饕餮的胃,团长派的人快进城了,马尔科和马里奥先到的,过会儿他们会过来。”

“过来?”穆勒没跟上许尔勒的语速。

猫头鹰的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眼睛盯着穆勒:“你是傻了吗托马斯?你忘记马戏团的第一条规则了吗?”

评论 ( 8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