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23】

*忙了一天,晚上来更文啦~~


【23】

基米希被电话吵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点儿生气,毕竟他刚刚睡下不到两个小时,加上睡觉之前完成了一个极其困难的实验然后还得知了球赛结果,疲惫和气愤让他做了不少梦,对,没错,就在这两个小时里他还做了梦,梦境的结束是那个没完没了的电话铃声。基米希勉强睁开眼睛,黑色的手机在枕头边唱着高亢的歌,他没看清电话号码就接了起来,那边克罗斯的声音冷静清晰:“约书亚,现在有空吗?”

能在凌晨三点问出这种问题的人也只有托尼老师了。基米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声音沙哑地回答:“托尼老师,我正在睡觉,有事吗?”

这句话还是有点儿语病的,现在进行时不适合被吵醒的基米希,不过托尼老师已经没有精力做出精准的吐槽了:“你现在在家吗?方便来趟面包店吗?”

基米希说什么也不会想到兼职服务员还需要半夜坚持工作。躺在他旁边的魏格尔被这边的声音吵醒了,他半睁着眼睛嘟囔了句什么,伸出胳膊搭在了基米希的腰上。基米希草草地和克罗斯说了几句,挂掉电话之后开始从地上捞套头衫和牛仔裤。

“几点了……你要出门吗……”魏格尔的胳膊落到了床单上,他有些不适应地往被子里躲了躲,声音从白色的被褥里传来。

“有点儿事要处理,你先睡吧。”基米希飞快地穿上外套,脚步尽量放轻,关门的时候还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


给基米希开门的是挂着黑眼圈的托尼老师,基米希的心里突然平衡了很多,虽然不敢说出来,但看着克罗斯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让基米希的心情好了不少。还没等基米希开口问有什么事就听到楼上传来了几声歇斯底里的喊叫声,那声音很熟悉,基米希有种不好的预感。

“拉姆先生在楼上,你帮我弄点儿热水送上去吧,我要出趟门。”克罗斯说。

还没等基米希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准备逃离这是非之地,托尼老师把毛巾往基米希怀里一塞就推开门出去了。

基米希认命地去厨房烧了一壶水,提着水壶和毛巾上楼的时候他又听到了几声低沉的喊叫声,像是有人被上了什么酷刑一样,那种脱力的痛苦的喊叫声。穆勒的脸从一扇门后面出现,他招呼了一声基米希,随后就消失在了门口。

有什么东西藏在走廊的尽头看着基米希,「兽」的直觉不会错的,基米希疑惑地看着走廊尽头,试图从黑暗中分辨出什么。“小狮子!”穆勒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快点儿进来!”

基米希推开了门,有那么一瞬间他闻到了死去的腐败气味,平常和面包待在一起的拉姆先生此时正蜷缩在靠墙的床边,身上在不停地发抖,脖子上全是汗。

“把毛巾给我。”穆勒说,基米希把水壶放在桌上,然后把毛巾递给他。座狼小声地哄着拉姆,想要给他擦擦身上的汗,但是小个子男人似乎很是抗拒,他转过头来,眼底的猩红彰显着他的真正身份:不成猎人,但成猎物。*

“拉,拉姆先生这是怎么了……”基米希结结巴巴地问。他感觉到的只有恶意,那种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身上带着的气息,寒冷的,邪恶的,黑色的,毫无希望的,三条腿的蜥蜴张开嘴巴,呼出白色的烟雾。

“有人在抢夺菲利的身体。”穆勒往后推了几步,拉姆再次发出沙哑的喊叫声,像是要驱赶走什么。

“有人?是谁?”

“你没来的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穆勒只能简短地回答基米希的问题。这很反常,基米希知道座狼是个话痨,能让他一句话解释的问题一定是大问题,因为这只代表着一件事,那就是座狼处理不了了。

“那……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让菲利把他们赶走。”穆勒再次靠近拉姆,趁着拉姆还没回过身扯走了垫在小个子男人身体下面的毯子,基米希注意到那条毯子已经湿透了。

“再过几分钟菲利就能清醒些,之前吃下去的药会起作用,得给他补充水分,要不然撑不到热罗姆来。”

基米希没有问热罗姆是谁,也没有问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负责往马克杯里倒水,那是拉姆先生最喜欢的马克杯,基米希经常能看到拉姆先生捧着这个马克杯喝水。只是他不知道这个马克杯是穆勒送出的生日礼物。

等到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走进来一个高个子男人,他身后是气喘吁吁的克罗斯。

男人看着狼狈的拉姆,倒是露出了一个不错的微笑:“还有几个?”

拉姆也笑了,只不过他的笑容过于苍白:“最后一个了,希望我的遗书不要派上用场。”

————————————————————————————————————————

*出自《纸牌屋》,原句为“There is but one rule: Hunt or be hunted.”

评论 ( 4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