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4】

【14】

第二天厄齐尔第一个发现诺伊尔有些不太对劲儿。去了伦敦一周让他的观察能力提高了不少,或者说他的观察能力一直不弱,现在被观察对象的行为过于异常,就算是其他同事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是的,其他同事指的就是默特萨克。

接近两米的男人举着两杯咖啡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诺伊尔躲在办公桌后面,他又不是来抓壮丁的,至于这么躲躲藏藏的吗。默特萨克挺不高兴地准备把其中一杯咖啡给厄齐尔,但是厄齐尔手边已经有一杯了,所以他只能举着这杯咖啡靠近诺伊尔的办公桌,把那杯咖啡不轻不重地放到桌上的一瞬间诺伊尔猛地抬起了头,看到默特萨克的时候一副看到了鬼的样子。

默特萨克一看,这个不行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不稳重...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8】

*因为时间比较久远,所以把之前的也放上来了

*这次是从第八章开始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


【1】

曼努埃尔·诺伊尔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自告奋勇地接这个任务,别人在屋里喝啤酒看球赛的时候他却要穿着皮夹克站在十月慕尼黑的夜晚里。

纠正一下,不仅仅是皮夹克,还有黑色的皮裤,包裹在腿上的感觉很是奇妙,的确是站在这种警力盲区的人的标配。

诺伊尔跺着脚试图让自己暖和些。这几天慕尼黑的天气都糟糕透顶,冷风混合着雨水刚刚结束,深夜的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水果的甜腻和催人入睡的气息。诺伊尔一般不会熬夜,最多也就是在警局里加班到十点,梅苏特·厄齐...

Everybody Knows【5】

*继续更文啦!上章链接看这里

*期待世界杯啦


【5】

就像是上帝亲自动手洗过牌一样,那些曾经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曾经如同条件反射的动作变得生硬。在某次打牌的休息间隙胡梅尔斯接到了赫韦德斯的电话,北方的最后坚守者退出了盖尔森基兴的地下市场,收拾好行李坐上了去意大利的飞机。那是拉姆第一次见到胡梅尔斯的脸上露出那种表情,复杂的震惊和失控。电话里的赫韦德斯语气轻松,他说他要去意大利散散心,还能吃到正宗的意大利面条。胡梅尔斯举着手机离开了房间,拉姆和穆勒动作一致地转向慕尼黑的现任首领:“所以?”

诺伊尔慢条斯理地洗着牌,慢条斯理地问道:“所以什么?”

“贝尼去意大利了?别跟说你也是刚刚知道...

Everybody Knows【4】

【4】

克洛泽眼睁睁看着拉姆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小个子男人辩解说外面都下雪了,米洛你只穿大衣不冷吗要不要送你条围巾啊。望着拉姆手里那条看起来很具有纪念意义的红色围巾,克洛泽还是委婉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慕尼黑的雪夜很是安静。恍惚间克洛泽还以为回到了多年前,那时候的拉姆还是一个热爱发胶的年轻人,有段时间还喜欢戴着金链子,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成熟不过最后输在了那张过于年轻的脸。拉姆的脸似乎永远不会变,即便是别人都变成了老人,拉姆还是这样,明亮的眼睛和微笑时露出的牙齿。

“我的眼角都有皱纹了,谁说我没变样啊。”拉姆的大半张脸都被围巾遮住,声音从织物下传出来,听起来有点儿闷。

克洛泽笑了:“谁整天...

Everybody Knows【2】

【2】

彻底休息下来和以前的宝贵假日完全不同。至少从性质上来讲差距就很大。当诺伊尔在周六早晨的餐桌上打着哈欠期待周日能稍微歇歇的时候,拉姆已经坐在对面看报纸喝咖啡并且保持高度清醒了。拉姆开始醒得比诺伊尔早,有时候能早起一个小时,大脑在毫无头绪地运转之后向身体传达着起床的信号。他轻手轻脚地起床,煮咖啡,刷牙的时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不照镜子拉姆总以为自己没有丝毫变化,但是当他真正仔细地打量自己的时候就会发现那些细小的皱纹正开拓着疆土。他对着镜子的自己做鬼脸,漱口,然后洗脸。

时间被拉长、所有的事情变得缓慢,拉姆真的变成了慕尼黑的某家杂货铺的店主,普通的、毫无野心的。早上九点打开门,一直到下...

Everybody Knows【1】

*像说好的那样,写一篇英雄老去的文章。


【1】

托马斯·穆勒最近经常光顾三条街外的那家杂货铺,装潢和门牌都是崭新的,门口停着一辆货车。白天的时候基本看不到装运货物的工人,只有在晚上杂货铺才会打开门,穿着暗红色工作装的工人们从货车上搬下大小不一的纸盒子,密封好的那种。没有人说话,动作迅速毫不拖泥带水,中间有休息的十几分钟,路灯下有人站在那里抽烟,朦胧的白色烟雾向上挥舞,被浅黄色的灯光稀释到肉眼不可见。

他们要遵守的规则很简单,动作快并且不要出任何声音,脚步要放轻,所有的东西都被暂且堆在地下的仓库里。仓库钥匙放在领头人的手里,那是一个话很少的年轻人,他知道杂货铺主人的习惯,...

La vie est belle 生活是美好的【23】

*好久没更!更起来!!


【23】

说起爱得深,就不得不提一下某位球员和他的健身教练的故事了。

作为重要吃瓜群众之一,诺伊尔表示有话好好说能不能不要动我的巧克力酱那是我半年的存货啊。

在经历了上回大风大浪之后,诺伊尔有那么一段时间都不敢把巧克力酱放到穆勒的柜子里。就算是穆勒再三追问,诺伊尔也没把真相告诉他。

毕竟现在的形势已经很明确了,拉姆在罗伯特那里办了健身卡,还聊得很开,嗯,说他俩不交换情报?谁信啊?

其实诺伊尔也有偷偷摸摸地去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所在的健身房瞅了几眼。他特意选择了一个平静的下午(按照拉姆的日程表这一个半小时他应该在会议室里和西班牙人谈生意),并...

La vie est belle 生活是美好的【12】

【12】

高中男生们的生活还要继续,每天被书本和习题册包围,偶尔出去踢球也要赶在晚饭之前回家。不过后面一点对基米希而言还有些出入,毕竟每天傍晚第一个回家的是他,他爹肯定又去跟某位人物谈天说地去了,而Daddy回家的时候正好赶上下班高峰期。回到家的基米希会先检查一下冰箱里还剩下什么食材,然后给Daddy或者他爹发消息,看看能不能顺路去超市买些东西填满冰箱。

作为一个懂事细心的孩子,基米希表示还是给Daddy发消息比较好,因为他爹总是利用每一次去超市的机会为自己买上足够支撑一个月的巧克力酱,还试图藏在蔬菜下面蒙混过关。在经历了几次之后基米希就知道他爹最终目的是把这些高热量的东西藏到托马斯叔叔那...

La vie est belle 生活是美好的【6】

【6】

和迈尔相处的时间长了,作为最具有发言权的人,格雷茨卡在这里有话要说。

别看迈尔平常没什么大起大落的表情,话也不是很多,但是到了关键时刻该腹黑腹黑,该动手的时候绝不含糊。

迈尔当然知道尤里安的性格,果然在半个小时之后赫韦德斯就接到了德拉克斯勒的电话,从开始的日常问候推进到晚饭吃了吗和谁吃的是我认识的人吗,赫韦德斯无奈地瞪了一眼迈尔,金发小子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甚至还大有晚上在这里留宿的趋势。迈尔走过去清了清嗓子,男人抬头,礼貌地往旁边挪了挪。

“不好意思,我要看昨天晚上沙尔克比赛的重播。”迈尔换到了重播的频道,表面上聚精会神...

不定期跳出来的Memo

说到最后托马斯·穆勒也没能当上门卫。

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老板会把一个不会笑的大泰迪放在门口。

“你说谁是大泰迪?嗯,这位大嘴猴先生?”

“嘿瞧我这脾气!看起来不给你讲讲我是从哪里来的都对不住我自己!”

“讲单口相声的话请到对面书店讲谢谢。”

“哎呀菲利你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啊!”

曼努埃尔·诺伊尔和拉姆露出了一模一样的惋惜表情。

你看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咋智商就不在线呢?


诺伊尔的威力比穆勒大多了。遇到试图拿着借来的身份证进入酒吧的孩子都被无情地挡在了外面。

“我不服!为什么安德烈能进去我就不能进去!”

“你不满十八岁啊。”

“安德烈也不到啊...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