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40】

【40】

爆炸是马戏团的惯用伎俩,很多驯兽师在训练的时候都会选择使用烟雾弹之类的东西,说是给自己争取些时间。座狼评价过这种小把戏,不过是掩人耳目的东西罢了,「兽」的眼睛和鼻子从来都不会被这些东西骗到。草莓色的爆炸烟雾遮掩住了玻璃,座狼的行李箱已经藏起来了,爪子和鼻子在空气里寻找杀机。拉姆还是坐在窗边,他甚至连拖鞋都没有穿,只是看着草莓色的烟雾,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以说不论过去多少年马戏团的小把戏还是这么无趣。”克洛泽坐在椅子上,他的手里没有了木料,只有一把锋利的刻刀。那些曾经杂乱无章的木刻都整齐地排列在地毯上,失去半张脸的雕像开始无声无息地生长出另一半脸,就好像有人在飞快地补充着过去的工作。拉姆能辨别出其中的几张脸,可以治疗一切疾病的医生,年迈的长者,还有一位果敢的女性。那些闭着眼睛的人像在重获新生之后睁开了眼睛,他们看着窗口的方向,有人在失去了时间概念的街道上窃窃私语,讨论下一步的计划。

座狼转头看着拉姆,小个子男人的嘴唇在无声地嘟囔着什么,是咒语,还是与脑袋里的人交谈?

可惜时间没有留给座狼思考这些。玻璃破裂的声音就是一声号角,可爱的草莓色烟雾即将变成毒雾,那些杀死过无数对手的驯兽师也将带着他们的「兽」闯进这栋房子。座狼的喉咙里发出警告的声音,这声音不仅是警告拉姆,更是警告那些试图闯入的「兽」。

“有时候我在想,最终结束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拉姆抬起头看着无人的椅子,座狼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饕餮的胃的确不太合适,「主宰者」不喜欢那里。”

有什么人在低声附和着,座狼疑惑地抖了抖耳朵。

草莓色的烟雾拨开破碎的玻璃挤进房间,拉姆只是轻轻挥了挥手,那些烟雾便像静止了一般停在空中:“「主宰者」喜欢更厉害的东西,不是吗,路德维希?”

那个男孩突然出现在房间里,他是从烟雾里现身,草莓色也不适合他,他有些懊恼地抓了抓金色的头发,看起来并不高兴:“你想要我吗,菲利普?”

座狼拱起身体,爪子已经蓄力,只要路德维希想要伤害菲利……

“放松些,托马斯。”路德维希甚至还回头对穆勒说了这么一句,不过很明显他的注意力都在拉姆身上:“「主宰者」不会喜欢我们的,毕竟它都吃掉那么多有趣的人了,我们算是最没意思的吧。”

薇兰夫人从地上拾起一个雕像,那是曾经的她,跳进饕餮的胃也在所不辞,可惜「主宰者」把她作为交换对象送了出去,马戏团的团长从来都是最聪明的那个,他找到薇兰夫人也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果断,更是因为她曾是「主宰者」的容器。

拉姆张开嘴,无数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杂乱无章之中有一个声音最为清晰,那是属于菲利普·拉姆的声音:“我想要的东西,你们从未给过我。”

“你想要什么?”路德维希假装饶有兴趣地走到拉姆面前,他和坐着的拉姆几乎面对面:“你想要那座水族馆,还是那头虎鲸?”

拉姆的瞳孔里出现了金色的纹路,薇兰夫人认识那个纹路,那是「主宰者」被唤醒之前的征兆,她想要阻止路德维希,但是座狼已经跃起,他的目标很明确,是路德维希的脖子。

年幼的男孩仿佛感觉不到「兽」的存在,他伸出手捧起了拉姆的脸,仿佛想要看清楚金色的纹路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蒂莫·希尔德布兰,这个名字你一直记得,对吧,菲利普?”

评论 ( 4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