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四十米的大刀

诺伊尔是从尤利安那里听说贝尼最终选择去了遥远的北方,被北威州还要远,也比北威州还要冷。他是在会议的间歇和尤利安视频通话,屏幕那边的年轻人身边都是说法语的家伙,只有他一个人说德语。尤利安也是个固执的孩子,不过他没有贝尼那样固执,当时贝尼替他选择法国的学校的时候尤利安没有说话,或许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未来,也知道了贝尼的未来。

“什么时候的飞机?”诺伊尔一边问尤利安一边给自己的秘书发消息让她给自己订去俄罗斯的机票。

“贝尼说这跟你没关系,”尤利安虽然眼睛红红的但是说话的语气依旧强硬,他的样子让诺伊尔想起了贝尼,“如果你特别想知道我建议你直接找贝尼问。”

“尤利安,你在闹什么脾气?”诺伊尔盯着尤利安的眼睛,尤利安躲闪掉了,他举起咖啡杯假装喝了口咖啡,身后的其他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诺伊尔听不懂的语言,诺伊尔的太阳穴开始疼痛,他的语气放软:“尤利安,贝尼到底什么时候走?”

尤利安没有说话,他低下头找了张纸写了些什么,然后举起了纸,上面写着“贝尼不让我说所以我只能写给你了”,紧跟着是一个时间点。

诺伊尔心里一紧,半个小时前飞机已经起飞了。


上初中的时候尤利安曾经和家里闹了次别扭,男孩站在沙发上吵嚷着“你们根本不爱我”,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安静下来,贝尼身体一软靠在了椅子上:“我们难道真的是不合格的监护人吗?”

这句话是在问尤利安,也是在问诺伊尔。他们和尤利安没有血缘关系,说到底也只有监护人关系。诺伊尔不喜欢这种说法,尤利安也不喜欢,他慌忙从沙发上跳下来向贝尼道歉,最后这场吵闹也就不了了之。

后来诺伊尔失去了监护人的身份,贝尼独自照顾尤利安了两年,直到尤利安去了法国。诺伊尔一直想抽空回趟北威州,但是工作一件接着一件,等到他好不容易喘口气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晚了——贝尼决定去俄罗斯了。

诺伊尔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他不知道贝尼离开的时候在想什么,有没有留恋,有没有难过,有没有被抛弃的感觉。他想要在飞机起飞之前拦住贝尼,他想告诉贝尼他还很爱他。

他想,这些都是他想。

第二天清晨他收到了贝尼的邮件,贝尼简单地写了几句话,告诉诺伊尔不要追过来了,大家都有新的生活了。邮件的末尾,贝尼写道:“我曾经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离开北威州,不会离开鲁尔区,但是生活总是这么残酷,它迫使我离开了最爱的地方,离开了最爱的人。”

诺伊尔的眼睛模糊不清,他咬着牙看到最后,那句话再次刺痛了他的心。

“我爱你,曼努。”

评论 ( 16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