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4】

【14】

第二天厄齐尔第一个发现诺伊尔有些不太对劲儿。去了伦敦一周让他的观察能力提高了不少,或者说他的观察能力一直不弱,现在被观察对象的行为过于异常,就算是其他同事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是的,其他同事指的就是默特萨克。

接近两米的男人举着两杯咖啡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诺伊尔躲在办公桌后面,他又不是来抓壮丁的,至于这么躲躲藏藏的吗。默特萨克挺不高兴地准备把其中一杯咖啡给厄齐尔,但是厄齐尔手边已经有一杯了,所以他只能举着这杯咖啡靠近诺伊尔的办公桌,把那杯咖啡不轻不重地放到桌上的一瞬间诺伊尔猛地抬起了头,看到默特萨克的时候一副看到了鬼的样子。

默特萨克一看,这个不行啊,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不稳重,他正准备开口说几句的时候厄齐尔多来拉住了他,跟他说外面有人找他,默特萨克特意多看了诺伊尔一眼,缓慢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厄齐尔把咖啡往诺伊尔那边推了推,脸上挂起了关心的笑容,示意诺伊尔有事儿快说不要耽误工作,虽然他们现在暂时没有工作只有一大堆报告要写。

诺伊尔看着桌角的一小块污渍半天没有开口。厄齐尔有些不耐烦地伸出手指敲了敲桌面:“伟大的曼努埃尔·诺伊尔先生,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要揍你了啊。”

诺伊尔不太情愿地磨蹭了几秒钟:“梅苏特,你和萨米谁先告白的啊?”

厄齐尔的表情僵住了一秒,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平常游刃有余的姿态:“那还用说啊,当然是我啊……”

“哦,是吗。”诺伊尔说完又去研究那块污渍了。

厄齐尔还以为诺伊尔会用更加热情的态度参与这场讨论,但是人家似乎没有那种意思。厄齐尔继续敲着桌面,他知道诺伊尔不喜欢听这种声音:“你问这个干嘛?想学习经验啊?”

诺伊尔幅度很小地点头,这下厄齐尔算是明白了,原来曼努这小子谈恋爱了啊。

“是谁我就不问了,毕竟涉及隐私问题,”厄齐尔压低声音说,“啥时候发生的总可以告诉我吧。”

“昨天,呃,不对,应该是今天凌晨……”

“今天凌晨?”厄齐尔在心里感慨这速度也是够快的:“现在准备去告白了吗?”

“我就是想想。”诺伊尔打断了厄齐尔的幻想。他没有告诉厄齐尔告白对象给了他留了电话,代表的含义已经很明确了吧。他现在只能猜测拉姆这么做的原因,拉姆会希望他打通电话的吧。

傍晚的时候他又去了赌场那边,在厄齐尔没有催促他的情况下。诺伊尔提交了最新的行动进展,赌场老板的人选还是没有定下来,不过已经排除了黑手党的教父,因为机场那边的线人说教父之前已经乘飞机离开了德国。赌场那边的最终人选似乎是落在了德国国内的几个人身上,厄齐尔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所以诺伊尔顺理成章地去了赌场那边。

这次是开车的男孩出来接人,不过他没有带诺伊尔去打牌,而是带他去拿了一大堆筹码,说是拉姆先生的意思。诺伊尔想起来拉姆那天说的话,他接受了这个提议,开始在赌场里溜达,每个游戏都参与了几局,赢了一些也输了一些。

拉姆站在二楼的包厢门口往外看,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诺伊尔。坐在沙发上的穆勒喝着酒馆送来的黑啤,眼睛里满是调侃:“第一次见到你对一个人这么上心啊,菲利。”

“你跟罗伯特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拉姆头都没回地说。穆勒知道自己说不过拉姆,于是他站起来凑在拉姆旁边往外瞅:“你下去跟他玩几局呗,反正克罗地亚人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到。”

拉姆转过脸看了看穆勒,穆勒一脸真诚的样子让拉姆感觉这里面绝对有鬼,但是他又找不到破绽。“好吧,”拉姆松了口,“我过会儿回来,别把酒都喝完了,我可不想让霍尔格再来一趟了。”

“明白。”穆勒冲他行了个歪歪扭扭的礼,拉姆放下酒杯离开了包厢。

评论 ( 2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