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2】

*结尾有惊喜哦~【并不是抽奖


【12】

诺伊尔庆幸屋子里还算整洁,空的啤酒瓶和泡面盒之前已经清理过了,沙发上也没有薯片渣。他把啤酒放在客厅的桌上,走进厨房先接了两杯水,而拉姆站在客厅里显得有些拘谨,接过水杯还说了一声“谢谢”。

等到转播的球赛开始的时候气氛才有些热烈。拉姆喝酒的速度比诺伊尔要慢些,即便是这样地上的空酒瓶子还是在继续增多。中场休息的时候诺伊尔热了几块冷冻披萨,拉姆认真地看着那些三角形的东西,大概在考虑这种东西可不可以消化。诺伊尔吃了两块之后他才拿了一块,等到球赛快结束的时候诺伊尔回头看了一眼拉姆,小个子男人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或许在警官诺伊尔的脑子里,赌场里的人是不会休息的,他们要一刻不停地巡视整个场地,偶尔还要插手解决一些纷争。作为财务人员的拉姆就更不要说了,资金流在自己的手下来了又走,那些庞大的数字需要一个飞速运转从不停歇的大脑。穆勒之前总是抱怨自己待在监控室里没什么意思,他更想跟着胡梅尔斯出去溜达溜达,而不是盯着那些该死的监控屏幕。但是拉姆需要他的眼睛,还有一点,蓝眼睛的波兰人来找过拉姆,他说不希望穆勒整天出去跟别人打架。说实话他们都不是年轻人了,那种热血的激情最好还是留给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们。有时候拉姆去监控室找穆勒,穆勒抱着咖啡杯看着人来人往,几分钟之后就开始打盹了。拉姆过去敲他的脑袋,穆勒吓得差点儿把杯子扔地上。那个杯子是罗伯特送他的圣诞礼物,已经用了很多年。

拉姆在接近午夜的时候醒过来,他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的衣服没少,外面还盖着毛毯。他脑袋里的最后记忆停留在诺伊尔大喊着进球了进球了那里,之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他能想象到诺伊尔看到自己睡着了之后把自己弄到了床上,而诺伊尔只能选择睡客房了。拉姆彻底清醒过来之后从床上爬起来,他注意到原来床头柜上有放过相框的痕迹,看样子是被诺伊尔收起来了。他悄无声息地拿着拖鞋(是的,之前进屋的时候诺伊尔给他找了一双拖鞋,这个细节让拉姆很受用)往玄关的方向走,窗帘没有拉上,外面的路灯的橘色光可以毫无遮挡地流淌进来。

诺伊尔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么看还有点儿可怜兮兮的样子,仿佛在控诉拉姆这个霸占了主卧的男人。电视机被调到了静音的状态,午夜的电视台播放着无聊的肥皂剧,花花绿绿的光落在诺伊尔脸上,好像一个古怪的面具。拉姆坐在地板上,平视着诺伊尔的脸。他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这个男人,眉毛,眼角的泪痣,嘴唇的弧度,冒出来的胡茬,他睡着的时候会不会说什么梦话,拉姆盯着他看,像是欣赏一场盛大的舞台剧。

施魏因施泰格之前说过睡着的人才是最真实的人,所有的伪装所有的勾心斗角全部失去了作用,那才是人类最初的模样,婴儿的时候和现在并无区别。现在的诺伊尔和平常的诺伊尔不一样,把那些警觉和思考摘掉,他睡得很安稳。拉姆凑近看他,又要小心控制着自己的呼吸,那些温热的气体在午夜变成不需要睡眠的精灵,围绕着他们胡乱飞。

拉姆的吻落在了诺伊尔的嘴唇,连他自己都被这个吻吓到了,小个子男人难得在心里说了自己几句,故作镇静地从地上抓起拖鞋走向了玄关,换好自己的皮鞋之后推开门离开了房间。

门关上的那一刻,诺伊尔睁开了眼睛。

评论 ( 6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