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1】

【11】

接下来的一周诺伊尔没有见到拉姆。没有了厄齐尔的催促,没有了拉姆的邀请,什么都没有。周一晚上他倒是去赌场周围转悠了一圈,等了很久也没有人出来接他,就在他考虑要不要进去找个人问问的时候,负责开车的男孩走了出来,谨慎地看了看周围才开口:“拉姆先生说这个周比较忙,晚上的时间取消了,一周之后他会联系你的。”

这么说听起来跟卧 底接 头一样,诺伊尔裹紧了外套点点头,扔下男孩就走了。


突然失去了任务的诺伊尔坐在座位上显得有些无所事事,默特萨克路过他的办公桌还挺惊讶的:“曼努,你是在发呆吗?”

诺伊尔猛地抬起了头,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电脑屏幕,脑子里一片空白。默特萨克一看就明白了,这种空闲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啊,于是拉着诺伊尔去档案室整理卷宗去了。干了一天体力活的诺伊尔决定明天去问问别的同事有没有蹲点的活儿,说句实话他真的不喜欢整理这种细致的工作,比起这个他宁愿坐在车里吃冷掉的汉堡。

幸运的是隔壁组真的正好缺人出外勤做监视,诺伊尔趁着默特萨克还没来赶紧收拾东西跟人家走了。跟着上了车之后诺伊尔还问了句去哪里,那位同事想了想报了一个维修店的店名,那个店名过于熟悉了,诺伊尔握紧了手机。

店门是紧闭的,似乎没有开张。同事递给诺伊尔一瓶水,诺伊尔没有喝,而是盯着店门,试图看到什么一样。一上午那家店都没有动静,中午的时候诺伊尔下车买三明治,回来的时候他故意走错了路,悄无声息地绕到店后面的小巷子里,那几个脏乎乎的垃圾桶盖子盖了一半,诺伊尔往里面看了看,心脏揪在了一起。

当天下午那几件沾染了血迹的衣服被送去做检测,搜查证也批下来了,诺伊尔没有跟着去搜查,听回来的人说里面已经人去楼空了,周六还放满了手机和维修器械的地方周二就空掉了,这的确是一件蹊跷的事。直觉告诉诺伊尔,这件事跟拉姆绝对有关系,小个子男人认识那个马尔科,现在马尔科从城里消失了,垃圾桶里还有满是血迹的衣服,这一切都昭示着背后的故事一定不简单。

可惜现在都是猜测,一切都按照固定的模式走下去,偶尔蹦出来的异常都被正常掩盖掉了。赌场那边看似风平浪静其实也是暗地里动作不断,诺伊尔收到的消息时赌场似乎和北边的势力有些联系,做了几笔不错的生意,最重要的是,赌场的老板快要尘埃落定了。


在拉姆看来这是一个信号。黑手党的教父来了又走了,曾经统治德国地下市场的主人回来了,即便是头发已变隐银丝但手段不曾减弱。他和约瑟夫·海因克斯先生吃了顿饭,已经七十多岁的先生还是像以前那样,思考的角度透彻明晰,他说现在的赌场需要一场彻底的变革,有人会支持,当然有人会反对,如何拉拢支持的人,如何对待反对的人,这些都是问题。海因克斯先生说赌场的体系太古老了,欧洲的变更早就应该来到,但是赌场本身的抵抗让它失去了先机。拉姆切牛排的手停顿了一下,他举起酒杯向先生敬酒:“先生,您愿意回来吗?”

“我已经老了,”海因克斯说,“未来可是在你们这些年轻人身上啊。”

拉姆笑了,眼角弥漫开细小的皱纹。他早就不年轻了,海因克斯先生说得对,这话放在拉姆自己身上也不错,他要把机会留给年轻人,或许现在要给托马斯他们机会了,赌场不会永远统治一切,有昌盛就有衰落,他们抵挡不了衰落,只能维持昌盛。


这不是理由,拉姆这么告诉自己,他不应该直接来找诺伊尔的,但他的确需要一个缓解压力的方式,所以他在傍晚的时候步行到了诺伊尔住的社区,假装偶遇到了提着啤酒下班的诺伊尔。

面对诺伊尔的惊讶,拉姆的笑容无比自然:“我可以进去喝一杯吗?”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