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10】

*果然写烂俗的爱情故事才是真正的快乐٩(˃̶͈̀௰˂̶͈́)و


【10】

不需要加班的周日简直就是上帝送来的礼物。换做平常诺伊尔会把上午荒废在床和沙发里,睡懒觉是必不可少的,至于沙发,那是电视机的绝佳搭档。下午的时候他会去健身房,然后去超市补充一下冰箱里的存粮。

很明显这个周日并不是上帝的礼物,更像是撒旦的一个小玩笑。不到八点的时候他接到了厄齐尔的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是兴奋,但是诺伊尔这边可就不行了,没有睡醒的脑袋指挥着他的手指挂断了第一个电话,第二个第三个电话锲而不舍地打进来,诺伊尔把手机扔下了床,耳朵没有捕捉到什么碎裂的声音,等到十点多他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手机的屏幕英勇殉职了。

幸好碎裂的屏幕没有妨碍使用,他还是给厄齐尔回了一个电话,厄齐尔表面关心实则八卦地问昨天晚上进行的怎么样,诺伊尔一边喝水一边回答他没有什么异常啊,说得就像他昨天完成了一个卧底任务一样。厄齐尔对于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他追问了几句,面对的都是诺伊尔规规矩矩的回答,他最终叹了一口气,放弃了八卦然后告诉诺伊尔他要和赫迪拉下周去伦敦交流学习,让他继续盯紧赌场那边。诺伊尔夹着电话打开冰箱寻找面包片和果酱,嗯嗯了几声算是回应。

上午的电视时间被取消了,没有球赛转播看的周日都是不完整的。诺伊尔穿上外套决定先解决手机问题,这个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罢工的小玩意儿才是首要任务。他查了查离他家最近的维修店,然后揣着手机出了门。

店员是个金头发的年轻人,头上发胶的量让诺伊尔不禁感慨现在的年轻人为了吸引人眼球真是什么事儿都是做出来啊。年轻人看了看诺伊尔的手机,告诉他换了屏幕就行,不过要等一会儿。

没有了球赛的诺伊尔点头交了钱,然后准备出去转悠一下消磨时间,店门再次被推开,拉姆走了进来。

“好巧啊曼努。”拉姆自然地和诺伊尔打了声招呼。

诺伊尔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拉姆,他说了声上午好菲利普,看着拉姆走到柜台那里,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马尔科,开不了机了。”

诺伊尔这才看到店员的胸前带着一个小徽章,上面写着“马尔科为您服务”,看起来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就是马尔科了,刚才听菲利普的口气似乎和这个年轻人很是熟识,难道菲利普也经常在这里维修手机吗?

金头发年轻人摸了摸手机,然后扯开了一个有些歪的笑:“Captain D,手机是不会游泳的。”

“这次我没把它带进泳池,”拉姆无辜地看着店员,“我只是不小心把它掉进浴池了。”

马尔科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这是进水了,和上回一样。要换个新的吗?”

拉姆有些惋惜地看着柜台上的手机,然后点了点头:“好吧。”

马尔科弯腰在柜台下面翻找什么,拉姆朝这边走过来:“你也是手机出了问题吗曼努?”

“掉到地上屏幕碎了。”诺伊尔老实地回答。

“看起来不是我们的问题,是它们太脆弱了。”拉姆说。

诺伊尔从这话里听出了别的味道,他只是在脑子里记下了这句话,没有问什么。马尔科卖给了拉姆一个新手机,然后开始着手维修诺伊尔的手机。拉姆把钱和一张字条留在了柜台上,和诺伊尔一前一后离开了维修店。诺伊尔注意到拐角的位置停着午夜来接拉姆的那辆黑色轿车,驾驶座上还是那个男孩。他们没有分开,而是走进了对面的咖啡店。

诺伊尔点了一杯咖啡,而拉姆点了两杯,诺伊尔猜测其中一杯应该是给男孩的。拉姆喝了一口黑咖啡,往纸杯里倒了三分之一包糖。

“既然你都请我吃饭了,我在考虑要不要也请你吃点儿什么。”拉姆沉默了几分钟之后说。

“或者去赌场玩玩就行。”诺伊尔突然说。

拉姆意味深长地眯起了眼睛,那样子就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猫一样,诺伊尔开始为自己的鲁莽后悔,不过拉姆似乎并不介意:“我倒是可以免你一晚上的费用。”

诺伊尔受宠若惊地笑了笑,他当然是故意探探拉姆的底,没想到拉姆竟然能立刻接受这个提议。他们两个人喝了几口咖啡,拉姆的新手机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流行音乐的铃声大概是马尔科的恶作剧,拉姆皱了皱眉头,接起电话的时候语气到还算平静。诺伊尔听到拉姆说“好”、“没问题”和“明天见”,挂掉电话之后拉姆就离开了咖啡店,另一杯咖啡果然是给男孩的,诺伊尔为自己的正确推理鼓了掌。

四十分钟之后他就拿到了自己的手机。出于某种原因,诺伊尔检查了一下铃声,并没有被替换,往家里走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是多虑了。


“Captain D,确定不给他按一个窃 听 器吗?”

“他的身份没有什么可以挖掘的空间了。还有,你什么时候回北边?”

“我在这边做做生意就回去。”

“马尔科,你到底想要什么?”

评论 ( 4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