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黑帮AU】All Hands On Deck【9】

【9】

厄齐尔兴致高涨地要来诺伊尔家里给他搭配约会的衣服,虽然诺伊尔一再强调这不是约会,可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厄齐尔甚至拉上了赫迪拉登门拜访,诺伊尔打开门的时候是拒绝的,他和赫迪拉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厄齐尔推开诺伊尔熟门熟路地进了屋,赫迪拉把手里的红酒递给诺伊尔。

介于上次皮裤事件给诺伊尔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他没有让厄齐尔打开自己的衣柜,只是出于礼貌假装不经意问了厄齐尔的想法,厄齐尔这次发挥得还算平稳,只是说穿得正式些。他们三个人在厨房里吃了点儿简单的午餐,赫迪拉果断拉着厄齐尔离开了。诺伊尔站在衣柜前犹豫了很久,最后选择了面试时才会穿得三件套。

所以拉姆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要到我们这里求职吗曼努”,诺伊尔低头看了看衣服,难道是正式过头了吗。不过这个问题没有困扰他多久,拉姆的语气里更多的是调笑。

诺伊尔趁着拉姆研究菜单的时候找侍者要了最好的香槟,金色的液体让他想起周五的那个夜晚。赌场内部绝对是在庆祝什么,这种不动声色的动作下面一定藏着什么胜利故事。凉一些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去让人安心,拉姆笑起来的样子果然是最好看的,诺伊尔的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看吧,的确很安心,都放松过头了。

“为什么突然约我吃饭?”前菜上来的时候拉姆问道。

诺伊尔的动作慢了两秒:“很突然吗?”

“我还从来没跟牌友出来吃过饭呢。”拉姆咽下沙拉。

诺伊尔的心底泛起一丝失望,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或许在心底里他还以为自己和菲利普已经是朋友关系。如果被厄齐尔知道,诺伊尔都不敢想自家发小会不会大发雷霆,警局里的人和赌场里的人竟然朋友,传出去会成为警局的丑闻吧。

“只是吃饭而已。”诺伊尔这话不知道是对拉姆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他的注意力似乎都在生菜叶上。

“的确。”拉姆喝了一些香槟,眯起眼睛回味着酒精的味道。

诺伊尔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他说话过于直接,有时候是件好事,不拐弯抹角直击目标,但是有些时候他的这种说话方式会引起某些不愉快。厄齐尔不止一次跟他说让他跟警局发言人学学说话的艺术,被诺伊尔一句“我又不是发言人跟他学干嘛”给堵了回去,厄齐尔气得差点儿把纸质的咖啡杯扔到诺伊尔脸上。

与诺伊尔相反,拉姆作为赌场的发言人大概已经完全掌握了说话的艺术。施魏因施泰格喝多了酒就会拉着人回忆以前拉姆的说话方式是多么的直接,有几次甚至惹火了几个欧洲大佬,不过即便如此拉姆还是我行我素。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拉姆说话变得更加圆滑,很少有人能再抓住他话语中的漏洞。不过施魏因施泰格还是喜欢那个戴着金链子拽拽的小个子,他们第一次相遇就熟络起来,彼此扶持直到现在。

小土豆炖得很入味,猪肘烤得也不腻,吃到甜点的时候拉姆表达了对这顿饭的喜爱,诺伊尔笑了:“你喜欢就好,菲利普。”

晚餐之后拉姆邀请诺伊尔去了一家看起来上了年纪的酒馆(并不是赌场,诺伊尔怀疑拉姆作为赌场的财务人员也是有双休的),和诺伊尔差不多高的酒保在柜台后面熟练地调酒,看起来似乎没有成年的圆脸男孩穿着白大褂坐在角落里看书,深色皮肤的男人从酒保那里拿了鸡尾酒给圆脸男孩送了过去,通向楼上的楼梯口坐着两个看起来挺凶的男人,正凑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虽然听不清楚,但是诺伊尔可以肯定他们说的不是德语。

酒保看到拉姆很是高兴,赶紧从后面拿了两个杯子,本地的啤酒味道最好。拉姆摸着杯子上的花纹和诺伊尔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两个人慢吞吞地聊天,喝了几杯酒。或许是酒精的缘故,诺伊尔感觉自己的大脑无法从拉姆说过的话里找出自己需要的东西,谢天谢地他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和任务,不过在这种环境里很难保持高度的注意力。

他们在午夜的时候分开,诺伊尔想送拉姆回去,小个子男人摇了摇头,路边停着的黑色轿车亮起了车灯,送酒的男孩在驾驶座上,拉姆冲诺伊尔拜手说再见,然后钻进了车里。

诺伊尔目送那辆车开走,深夜的空气让他清醒了不少,他决定走回家。

评论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