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36】

【36】

穆勒抱着拉姆去了博阿滕的诊所。豹子睁开眼睛变回人形,他不可思议地摸着胸前的皮肤,上面的伤疤不见了,他看了看医生,医生正在给拉姆检查身体。穆勒找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他抓了抓头发,听到博阿滕说菲利普没事了。医生没有讲发生了什么,因为穆勒还在一边,从头到尾这件事他都没有参与,再加上穆勒的身份,马戏团的人,知道的越少越好。

几分钟之后拉姆慢悠悠地醒过来,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有点儿无力,穆勒冲过去扶着他起来,拉姆笑了笑:“你怎么知道?”

“雏菊死了。”穆勒说。

拉姆没有说话。他低下头看着床单上的褶皱,他当然知道穆勒的话是什么意思。离开马戏团的时候他曾经告诉穆勒扔掉一切和自己有关的东西,穆勒说会收拾的,但是现在看来情况并不像穆勒所说的。那朵雏菊是拉姆找匠人做的,花瓣上有拉姆的血液,一旦拉姆死去花朵就会枯萎。穆勒没有扔掉它,他害怕面对拉姆的死亡。

拉姆伸手握住了穆勒的手,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落了下来,摔得一塌糊涂。座狼哭了,他罕见地流下了眼泪,他为拉姆感到难过,也为自己感到难过,他想要拯救拉姆,可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他无力地发现只有一场真正的死亡能拯救拉姆。

克洛泽站在床边,他的眼睛里流淌着深切的悲哀:“这就是你离开马戏团的原因吗菲利普?”

拉姆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穆勒额前的软发,他想起来第一次见到穆勒的时候,那时候座狼很是活泼,拉扯着自己的驯兽师在马戏团里乱跑。

时间路过每一个人都会留下痕迹,拉姆也曾经无比羡慕这种痕迹,最后他才发现自己永远也无法拥有,所以只能站在时间身边,试图冷静克制地观察这个世界。

他失败了。穆勒的眼泪没有停止,小小的空间里气氛很是凝固。医生和豹子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间。

“我可是救了两个人啊托马斯,高兴点儿。”拉姆想要装出一种高兴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你……你真的想要……这是你真正想要的吗……”穆勒努力止住眼泪,他的语言像他的眼泪一样支离破碎。

“这是我想要的,”拉姆用力握住穆勒的手,“托马斯,不要共情,你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穆勒抬起眼睛看着拉姆,他的眼眶发红,异色的瞳孔里是拉姆的模样:“菲利,你告诉我,要怎么样做才能救你?”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主宰者」从拉姆身体里剥离的那一天就是拉姆身体死亡的那一天,而拉姆的灵魂则会被困在「主宰者」里,只有下一个「主宰者」的拥有者才会看到他。

这不仅仅是拉姆的悲哀,也是克洛泽的悲哀。他们无法拥抱自己爱的人,无法真正死亡,他们像是苍蝇一样嗡嗡叫,吵闹才是他们的本质。

“托马斯,我已经得救了,在我认识你的第一天,”拉姆说,“虽然你话很多也很闹腾,但是那段时间我很快乐,你早就救了我,从那时候开始。”

这段告白拉姆从来没有对穆勒说起过。他以前总是冷脸面对胡闹的穆勒,穆勒挫败地以为拉姆对他一丁点儿感觉都没有。施魏因施泰格说托马斯你从来没真正了解过菲利普,或者说我们所有人都未曾真正了解菲利普。

站在高处的菲利普·拉姆,才是最孤独的。

评论 ( 6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