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31】

*完了,《乐园》想写成BE了怎么办


【31】

西伯利亚的冬天很漫长,拉姆喝了一碗奶油浓汤,礼貌地吃掉了小半块面包。那种褐色的面包过于坚硬,拉姆怀疑那是留给尤里安磨牙用的。说起尤里安,拉姆很少见他变回人类的样子,赫韦德斯解释说是因为尤里安觉得人类很麻烦,穿衣服洗澡什么的。拉姆瞧了瞧躲在赫韦德斯身后的小豹子,明明已经是少年的模样了。

“一直待在林子里倒也无所谓,进入了城市还是人类的形态更方便吧。”拉姆说。

“希望我们不会去城市。”诺伊尔说。


成年豹子想跟拉姆一起去找那头黑色豹子,但是诺伊尔说什么也不肯走。尤里安窝在赫韦德斯怀里冲着诺伊尔呲牙,诺伊尔知道自己的表情过于严肃了,他放软了声音和赫韦德斯商量可不可以不去,赫韦德斯眉眼漂亮,笑起来的样子一如二十年前诺伊尔刚认识他的时候:“曼努,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豹子了。”

高大的男人泄了气,他认命地点头同意,开始着手收拾东西。拉姆站起身,有些抱歉地对赫韦德斯说:“又要麻烦你们了。”

“哪里的话菲利普。”赫韦德斯摆摆手。


拉姆先回到了法国餐厅。「雪人」回到山里,雪已经停了,外面的阳光有些眩晕。拉姆悄无声息地穿过房间悄无声息地离开,回到面包店之后就开始趴在厨房里的木头桌子上发消息,那样子和托尼老师一模一样。要说之前还是托尼老师教给拉姆如何使用智能手机的呢。拉姆埋头捣鼓那个黑色的小机器,基米希忙忙碌碌地收拾面粉和器具,偶尔路过厨房就听到接连不断地消息提示音,拉姆研究着屏幕上的文字,有些是标准语,有些则是只属于地下市场的俚语,他读得很慢,有些话需要读上好几遍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克罗斯倚着门框看拉姆皱着眉头,想要说什么但闭了嘴。最后拉姆终于抬起头看着克罗斯,年轻人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所以事情真的是这样吗拉姆先生?一个被误解的好医生?”

“现在看应该是。”拉姆回答他。

“那如果不是呢?”

“反正我们也不会先告诉医生的嘛。”拉姆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去冰箱里找果汁。


博阿滕没有给拉姆说太多,他也是有顾虑的,有些事情无法只靠解释来解决。拉姆知道他的意思,所以也没有过问太多。手机里收到了太多的消息,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说谎者一脸真诚,讲述事实的人语调低沉,拉姆笑着一一回应。那头黑色的豹子不已经在城里,大概是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这倒不是问题。拉姆把信息整理好发给了诺伊尔,他知道诺伊尔会把这些给赫韦德斯看的。中午发出去的信息下午才收到回信,赫韦德斯说那头豹子会回到城里的,原因很简单,他依靠的人还在城里。

克罗斯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克洛泽像安抚一只小奶狗一样揉着他的金色头发。克罗斯仰起脸看着克洛泽:“克洛泽先生,我还是不相信。”

“质疑是正确的,只有见到真相的那一刻才可以相信。”克洛泽说。


撒下去的信息网有了回应。在阴沉沉的傍晚里有人看到了那个男人,戴着帽子行色匆匆,他没有回到诊所,而是在附近的花店徘徊。拉姆想起博阿滕怀里的三色堇,那是属于男人故乡的花啊。

来送信的男孩头发卷卷的,拉姆看他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他。把消息放在门口之后男孩警惕地看了看门后,然后摘下帽子行了个礼才走。那张单薄的纸上写着男人的行动路线,拉姆看到了花店和宠物店。

赫韦德斯进城之后直接去了花店,诺伊尔和尤利安在不远处等待。拉姆带着克罗斯在几分钟之后也到了。花店女孩给赫韦德斯摘了一束新鲜的雏菊,比划着手语和赫韦德斯聊了几句,赫韦德斯笑得很开心,给女孩的金色长发上别了一朵粉色的玫瑰。从花店出来之后他把雏菊给了诺伊尔,然后转向了拉姆:“他现在在宠物商店里,那家店前几天倒闭了,但是今天早上突然开门营业了。”

“是个掩护吗?”诺伊尔问。

拉姆想了想,然后拉起了尤利安的手:“尤利安,想要一只鹦鹉吗?”

黑色头发的男孩迷茫地看了看拉姆,又看了看赫韦德斯。

赫韦德斯扬起了嘴角:“这个主意棒极了。”

评论 ( 8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