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30】

*中午喝了红豆薏米水,超级养生了


【30】

北方的森林里曾经拥有最好的守卫者。贝尼迪克特·赫韦德斯对森林不仅仅是了解,更是爱。他喜欢「兽」,特别是豹类,对于速度和力量的掌握最为精准。拉姆以为赫韦德斯会一直待在地中海,所以他派猫头鹰去了地中海,结果那只可怜的小家伙带着一身风雪回到了城里,哆哆嗦嗦看样子是被冻透了。拉姆送它去壁炉边,克罗斯谨慎地坐在很远的地方,即便是处在人形,本能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

真没想到诺伊尔会陪着赫韦德斯去更北的地方,接近北极圈的位置有雪和冰川。赫韦德斯给了拉姆一串数字,拉姆把数字记下来,然后把信烧掉。他在衣柜里找了半天,从最底层抽出了最厚的大衣。外面又开始下雪了,很快路上的行人都会回家,拉姆穿上大衣下了楼,克罗斯递给他围巾和手套,拉姆说他要出趟远门。

“去哪里,拉姆先生?”克罗斯问。

“西伯利亚。”拉姆回答。

 

法国餐厅不喜欢在雪天开门营业,带着雪和泥的脚印会弄脏地毯,清理起来很是麻烦。荷兰老板穿着毛衣坐在收银台附近喝热可可,法国的收银员先生对于老板的老年行为表示了嘲讽,顺手给自己搞了一杯爱尔兰咖啡,威士忌放得有些多,法国人说喝点儿酒才能暖身体好吗。小学徒跟在后面听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论,店门被推开的时候他转过头,看到裹得严严实实的拉姆努力推开了门,他身后是白色的风暴。

“今天可不是周日啊菲利普。”老板放下手里的热可可过来帮拉姆彻底推开门,然后在人进来之后赶紧把门关好:“你怎么来了?”

“要去趟西伯利亚,有个朋友在那边。”拉姆摘下手套,然后摘下了护目镜。

“「雪人」*又出来撒欢了?”收银员看到拉姆的样子笑了:“这天敢出门的都是勇士啊。”

“谢谢夸奖,弗兰克。”拉姆一本正经地回应道。收银员在酒柜里找了半天扔给拉姆一瓶伏特加:“别冻坏了,菲利普。”

小学徒在前面带路,老板和收银员跟在后面,他们路过了粉色的走廊和金色的客厅,最后停在了橙色的门前,老板掏出钥匙开门,收银员还在后面和拉姆聊天:“你瞧阿尔杨这品味,地下室的门还要漆成橙色的,照我说应该弄成蓝色的,这颜色看多了眼睛难受……”

“坐标有吗?”阿尔杨·罗本打断了后面的聊天。

“在这里。”拉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进去吧。”罗本让开位置。

弗兰克·里贝里还在后面招了招手:“一路顺风啊。”

 

诺伊尔出来接人的时候看到拉姆站在没有车经过的路边喝伏特加。小个子男人的脸颊有些微红,不知道是不是喝得有点儿多,那瓶酒快要见底了。他们两个人走在安静的小路上,偶尔有呼啸而过的吼叫声,可能是林子里的麋鹿,那种麋鹿能发出狮子的叫声,可以吓退敌人。

赫韦德斯比上次的气色好很多,尤里安还是豹子的形态,和一个毛线球玩得火热。拉姆把事情大体说了说,医生要找的罗伯特,很有可能是一头黑色的豹子。

“托尼在屋里子嗅到了豹子的气味,我也在楼梯缝里找到了一撮黑色的毛。”拉姆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递给赫韦德斯。

“这种豹很少见了,”赫韦德斯研究起小袋子里的东西,“这么多年只有波兰出过一头,行动速度极快,不过……”

“不过什么?”

“那是一头转化不算成功的豹子,”赫韦德斯斟酌了一下词汇,“我听说他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豹子的形态和人的形态之间转化的不算顺利,这个间隙里有问题。”

尤里安终于放弃了那个毛球,他蹭着赫韦德斯的小腿,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赫韦德斯把小袋子还给拉姆,拉姆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突然笑了:“人类说过的谎、做过的每一件事都需要理由啊。”

———————————————————————————————

*「雪人」:引起风暴的罪魁祸首,其实是一群喜欢玩耍的巨大雪人,一般住在雪山里,偶尔从山里出来就会引起风暴。

评论 ( 4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