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29】

【29】

城里的冬天变得越来越冷,拉姆不记得去年自己会穿着这么厚的衣服出门,这件难看的暗红色毛衣还是穆勒好几年前送他的圣诞礼物,好歹还算暖和。博阿滕的诊所在城北,拉姆坐地铁过去,克罗斯变回了小蛇的形态,在拉姆的口袋里闭目养神。本来克罗斯想打电话给基米希的,拉姆阻止了他,说这又不是去打架。地铁里橘色的灯光打在人类的脸上,玻璃的倒影里拉姆看到了一个有些脆弱的男人,站在他的背后位置,帽子遮住了一半的脸。当然拉姆也看到了自己,勉强恢复了血色的脸颊,还有黑色的围巾。克罗斯的体温偏低,躲在口袋里也没能暖和多少。在地下行走的人们神色匆匆,一群行走的无目昆虫。博阿滕在拐角的花店门口的等着,他手里拿着一捧三色堇。医生在前面带路,他们无声地走过了关了门的书店和餐馆,还有一家小巧的宠物商店,笼子里没了猫咪和鹦鹉,只留下了招牌和门锁。

诊所显得很是空旷,只有诊疗室拥挤不堪。拉姆每间屋子都看了一遍,包括地下室和阁楼。阁楼有些奇怪,按照博阿滕的说法罗伯特应该是一直待在阁楼里才对,所以床啊枕头啊什么的应该是有的,但是拉姆进去的时候只有一个破旧的床垫和几个塑料水瓶,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还有一点,地板上有什么东西被拖走,留下了很深的痕迹。拉姆没有说话,克罗斯在口袋里吐着信子,拉姆伸出手指摸了摸他的尾巴,然后下了楼。

医生跟在拉姆身后,送拉姆到门口的时候终于张嘴说话:“拉姆先生,您看罗伯特……”

“这还不好说,空气里已经没有他的气息了,”拉姆稍微仰头嗅着气味,“你真的确定他是昨天离开的吗?”

博阿滕沉默地点头,拉姆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草草地跟他告别。往地铁站走的时候克罗斯跟在他身后,年轻人脸上的表情很是阴沉:“他在说谎。”

“现在来看他的确是在说谎,”拉姆纠正道,“不过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谎。”

“还需要理由吗?”

“当然,人类做的每一件事都需要理由。”

拉姆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一丝怪异,不过很快就消失在了风里。克罗斯在那间屋子里嗅到了悲伤和绝望,在那间屋子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医生不说,不代表不可以被推断出来。

回面包店的路上拉姆破天荒地接到了穆勒的电话,克罗斯惊奇于小个子男人身上竟然还有手机这种玩意儿。拉姆接电话的时候假装生气,穆勒在电话那头赶紧安抚他,说什么以后再也不给他找活之类的,虽然座狼每次都是说过就忘,但拉姆还是给他台阶下,然后问了他有关博阿滕的事。穆勒还是那套说辞,说什么热罗姆是个低调的医生救死扶伤在所不辞。拉姆在风里说话,喉咙变得冰冷。穆勒说了半天,拉姆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最后在施魏因施泰格的喊叫声中结束了通话。

“那位医生似乎对这位罗伯特过于关心了,他给了他安全的空间,却断绝了他与外界的联系。”

“这段是软禁?”

“不一定……你看到地上的痕迹了吗?”

“铁链?”

“差不多。”

“那这就是……”

“现在不是下结论的时候。”

拉姆结束了和克罗斯的对话。年轻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克洛泽示意他先不要说话,拉姆上楼之后克洛泽才淡淡地开口说话:“菲利普知道他在做什么。”

克罗斯放弃了争论。

拉姆上楼找出了信封,之前冒冒失失的猫头鹰落在窗台,它要出趟远门,去地中海那边。

这次拉姆需要贝尼了。

评论 ( 4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