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27】

*爆字数的一章


【27】

从团长办公室出来的施魏因施泰格还算存活,至少团长没有直接给他一枪。这几个孩子都是很好的「器」,团长很久之前就在观察他们,强大的力量需要强大的「器」来存放,脑子要转得快,心脏要扑通扑通地跳下去,血液从来没有停止奔跑。他坐在柔软的扶手椅上看着施魏因施泰格犹犹豫豫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也没有问出口,他知道男人要问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寻找到饕餮,为什么要得到小钥匙。这是个拥有隐晦答案的问题,薇兰夫人摇着手里的羽毛扇子噤了声,她不止一次告诉团长什么都不要说,那些孩子太聪明了,一个眼神就会出卖所有人。

团长点燃了今天的第十支烟,现在才上午八点三十四分,整个办公室里弥漫着烟草的味道。薇兰夫人说你这个家伙早晚会死于肺癌,每天抽烟抽这么凶。如果路德维希看到这一切反应会更加剧烈,门口的灭火器大概会派上用场,这个七岁的孩子虽然身高不高,但把白色的泡沫喷到团长藏在书架上的雪茄盒里还是不成问题的。

施魏因施泰格下楼离开了。薇兰夫人舒舒服服地坐在扶手椅里,手里的扇子放在烟灰缸旁边,烟灰缸里是刚刚被掐灭的烟。


施魏因施泰格很少到马戏团附近的镇子里闲逛,一是没时间,二是镇子里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老人坐在公园里看报纸,六条腿的狗和四只耳朵的兔子在草坪上打滚,偶尔跑来跑去的孩子更关注卖气球的小商贩什么时候能到第六街这边,妈妈不让他们走得太远,黑色的森林里有神秘的生物,那些生物最喜欢吃小孩子了。

卢卡斯站在宠物店门口用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逗猫棒和玻璃里面的小猫玩耍,施魏因施泰格走近才看清楚,那根本不是小猫,而是没有被确认成「兽」的小猎豹。睡在一边的小老虎晃晃悠悠地醒过来,瞪着卢卡斯试图吓唬这个龇着一口大白牙的男人。卢卡斯继续摇晃着逗猫棒,那些彩色的纸条摇头晃脑,小猎豹还是被吸引着,两只眼睛里只剩下逗猫棒了。

“你很喜欢他吗?”施魏因施泰格突然在卢卡斯身后说了一句。

卢卡斯假装受到了惊吓,然后脸上逐渐扩大开笑容:“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是给我的惊喜吗?”

“喜欢他吗?”施魏因施泰格重复了一遍问题。

卢卡斯摇了摇头:“我家里太乱了,不适合养小动物。”

“这种小东西可不是养在家里的,你懂我在说什么吧,卢卡斯?”


卢卡斯笑眯眯地拉着施魏因施泰格去了镇上最好的餐馆,他们没有喝酒,只是吃了一顿普通的饭。快吃完的时候卢卡斯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在餐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全名。卢卡斯·波多尔斯基,这个姓氏并不多见,施魏因施泰格知道拉姆的意思了。波多尔斯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收养未确认的「兽」,他在土耳其和日本都有自己的训练场,一部分「兽」会在确认之后送给马戏团,另一部分则不得而知。

施魏因施泰格把餐纸收进口袋,还没开口就被波多尔斯基抢了先:“伟大的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先生,有兴趣参观一下我的训练场吗?”

“所以还是你先知道我的身份了。”施魏因施泰格有些懊恼,在马戏团里待时间久了这警惕性都放松了。

“习惯而已,”波多尔斯基点了一份甜点,把菜单还给服务生之后才说,“不过你还是很合我的胃口的,所以我们还是可以更深入地了解一下彼此嘛。”

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施魏因施泰格撇撇嘴,但是他必须承认他还是接受这个理由的:“你是想挖墙脚吗,卢卡斯?”

“不不不,我可不敢挖马戏团的人啊,”波多尔斯基连忙解释,“就是单纯地想问问你对神户有没有兴趣啊。”

施魏因施泰格终于绷不住脸笑了出来,他和波多尔斯基面对面坐着,两个人笑得和年幼的孩子一样。这就是波多尔斯基的能力吧,上天对他是偏爱的,他从来不争取什么,走到哪里就去学习哪里的生存之道,从欧洲到亚洲,新鲜的事物永远都是他的最爱。

最后离开的时候施魏因施泰格给波多尔斯基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两个人交换了社交账号,然后约好有机会去喝酒。


穆勒离开之后面包店恢复了短暂的平静。基米希还是像往常一样来兼职,只是有时候魏格尔会到面包店接他回家。大概是因为上次深夜的那个电话,魏格尔对这家店持怀疑态度,一个面包店在深夜能出现什么样的突发事件需要一个小小的服务生去处理呢。克罗斯看了看那个站在街边的一脸敌意的年轻人,又看了看弯腰从烤箱里取面包的基米希:“约书亚,你的男朋友是不是对我们这里有什么误解啊?”

向来说话耿直的托尼老师对年轻人的爱情故事很是看好,只是他这句话说出来差点儿让基米希把盘子扔到地上,转过头来满脸通红的基米希很明显还没有接受托尼老师说的“男朋友”这个词。托尼老师的眼睛亮晶晶,基米希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赶紧往玻璃柜里放面包,完成这项工作之后他就可以下班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托尼老师往手机里敲了几个字,然后又删除掉了。


拉姆没有睡着,小男孩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他就醒了,金色头发的小孩子眉眼精致,白色衬衣和小马甲,马甲的口袋里甚至还有一块怀表。

“好久不见啊,菲利普。”男孩站在床边,看着拉姆苍白的脸说。

那一瞬间拉姆听到了三种声音,中年男人、年老夫人和七岁男孩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团长、薇兰夫人和路德维希,拉姆很久没有听到这种声音了。

“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两年,三年?抱歉,我记不清了。”男孩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走的时候你说得清清楚楚,马戏团的事与你无关了,大叔相信你了,但是薇兰夫人和我都不相信,你还是太年轻了,菲利普。”

被一个小男孩以这种沧桑的口气评价“你还太年轻”的确有些违和,拉姆有点儿想笑,小男孩迈着小步子走来走去,嘴里也没停下来:“大叔总是说你、巴斯蒂还有托马斯都是聪明的孩子,有些事情不需要向你们解释。照我说当初就不该让你走,你算是唯一一个破坏马戏团的第一条规则的人了。”

“所以今天来就是为了说教我的吗,路德维希先生?”

“当然不是,”小男孩停下来,“我只是想告诉你别再插手马戏团的事了,否则第一条规则会变成现实的。”

“我没有插手,我说过,马戏团和我的想法不一样。”拉姆说。

路德维希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他不知道要怎么说才会让拉姆放弃追逐马戏团的未来目标。小个子男人的性格他们都知道,为什么会脱离马戏团,想法不一样不要紧,如果想法冲突了会怎么样呢?马戏团真的要毁灭掉这个「器」吗?

这个问题交给大叔好了,路德维希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谢天谢地房间里还有干净的马克杯。他还是喜欢北欧的天气,软弱的太阳和冷峻的风。

克洛泽站在门口,看着路德维希喝水,拉姆看着克洛泽,快速地眨了眨眼睛。


克洛泽在心里默默地想起路德维希刚刚说过的话。

「马戏团的第一条规则:脱离马戏团者,斩杀。」

评论 ( 6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