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24】

*猪波终于上线


【24】

施魏因施泰格被那只猫头鹰袭击的时候正躲在酒吧里跟不远处的蓝色眼睛男人调情,说实话他马上就要成功了,那个男人咧嘴笑起来,施魏因施泰格咽下啤酒准备走过去和他进行更加深入的交流,然后那只猫头鹰就一头撞了过来,场景极其精彩,蓝色眼睛男人的笑声让整个酒吧的气氛更加干燥。施魏因施泰格黑着脸从猫头鹰的脚爪上扯下那卷脏乎乎的信纸,猫头鹰完成任务之后没头没脑地在酒吧里飞来飞去,最后还是酒保帮它找到了出去的飞行路线。

“我好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卢卡斯,我的名字。”男人举着两杯啤酒过来,如果他脸上的笑容收敛些的话会给施魏因施泰格一些安慰。

“巴斯蒂。”施魏因施泰格说,接过男人递来的啤酒喝了一大口。

“现在还有人用猫头鹰送信啊,我还以为这幅场景只有在哈利波特里才会出现呢。”

施魏因施泰格不知道要怎么跟这位卢卡斯解释这是菲利普·拉姆选择的投递方式,如果换做其他驯兽师早就在手机上完成交流了,只有拉姆,是的,只有拉姆拒绝了现代社交工具,安安稳稳地活在二十年前。

“我的朋友,嗯,怎么说,还是比较复古的。”施魏因施泰格解释说,不过他敢肯定男人的注意力已经从猫头鹰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或许是酒吧光线的缘故,男人的眼睛像极了北欧的海,蓝得清澈无比。

 

第二天施魏因施泰格醒来的时候卢卡斯已经不见了,只是在枕头上留了一个电话号码。施魏因施泰格把纸条收好,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昨天猫头鹰送来的信,那卷脏乎乎的纸让他犹豫了一下才打开,随后他从床上跳了起来,抓起衬衣就要往身上套。

信里只有一句话。

巴斯蒂,我的遗书还在你那里吧?

 

热罗姆·博阿滕给很多驯兽师和「兽」治过病,小到手指割破大到心脏缝合。他递给穆勒黑色的药片,拉姆抗拒地缩在靠墙的位置,基米希小心地阻挡着拉姆的逃生路线。

穆勒递给拉姆水和药片,小个子男人的眼底依旧是猩红一片。基米希看了看拉姆,又看了看穆勒,座狼很是坚决,拉姆也是坚决,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最后小个子男人败下阵来,基米希让开位置。

施魏因施泰格出现在面包店外已经是下午了,基米希给他打开门,年轻人被他的气势震住了,没有说出他穿反外套的事实。

拉姆看到施魏因施泰格的一瞬间笑了出来,这是他这几天笑得最开心的一次。不过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这个孩子很厉害,他想赶我走,这个念头多么美妙。”

拉姆的声音完全变了,苍老的声音缓缓地滚出喉咙。穆勒的表情很是难看,愤怒和焦急混合在一起:“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活。”

“不可能。”

拉姆露出了一个惋惜的表情:“对于这个答案,我很遗憾。”

“你已经死了,”博阿滕的声音是极寒,“不可能活过来了。”

“是吗。”拉姆的脑袋垂了下去,下一秒失去了呼吸。穆勒冲到拉姆身前,摇晃着拉姆的身体:“菲利!呼吸!”

这句话拉姆听到了很多次。每一次灵魂剥离都会失去呼吸的能力,拉姆在穆勒的呼喊声中醒过来,他睁开眼睛,海水卷起白色的水银,一呼一吸带着暂时的放松:“他还在,只是暂时睡着了。”

“药效只能维持一天,一天之后他会再次醒过来。”博阿滕说。

施魏因施泰格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他坐下来,准备和拉姆长谈一番。穆勒送博阿滕下楼,基米希到厨房找点儿吃的,拉姆抿着嘴等待施魏因施泰格发问。

“如果我和卢卡斯吹了你就完蛋了。”施魏因斯泰格恶狠狠地说。

评论 ( 4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