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22】

*去拍银杏叶喽~~


【22】

大概是泡过海水的缘故,拉姆病倒了,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在自我折磨,喉咙里的根茎又卷土重来,他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穆勒紧张兮兮地跑出去,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深色皮肤的高个子男人。男人垂下眼睛看着藏在厚毯子下的拉姆,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昨天只是泡过海水?”

拉姆点头,穆勒摇头:“不对不对,泡海水之前还进过饕餮的胃。”

过来送热水的克罗斯差点儿把水壶扔地上:“托马斯!”

“没事没事,热罗姆不是别人,不会出去乱说的。”穆勒做了个安抚的手势。克罗斯把东西放小桌上就下了楼。拉姆看着男人脖子上露出来的纹身,咳了几声。男人把本子放好,转身说要回去准备药。

送走了男人之后穆勒凑在拉姆身边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热罗姆是城里最好的医生了,之前我胳膊断掉都是他帮我接上的。哦对了别看他身上那么多纹身感觉挺吓人的其实他就是个爱好而已。他很少出诊,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诊所里研究纹身和潮牌了……”

厚毯子下面伸出一只手拉着穆勒的胳膊。拉姆还在发烧,穆勒透过衣服能感受到他的温度,像火焰一般在燃烧。

其实穆勒能感觉到什么。克罗斯来叫他的时候没有说别的,等他们赶到海边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巨大的生物在海水里翻来覆去,最后把什么东西吐了出来。黑色卷发男人跳进了海里,他把拉姆带上了岸,还客客气气地和穆勒交换了姓名。胡梅尔斯说他不明白为什么饕餮会选择海水,或许拉姆和海洋有什么联系吧。就是这一瞬间穆勒想起了马戏团里那个废弃的水族馆,想起很久之前马戏团的事故,他听施魏因施泰格说起过拉姆喜欢水族馆,等他问拉姆想不想去水族馆的时候拉姆拒绝了他,小个子男人眼底泛起一丝惊恐,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穆勒不是没有查过那场事故,只是马戏团在保密上做的实在是太到位,穆勒就差直接进团长的办公室找有没有当时的记录了。施魏因施泰格曾经委婉地建议穆勒最好不要继续纠结这件事,毕竟马戏团作出的决定自有其中的道理,不说破的东西没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只是他低估了穆勒。凡事座狼认准的事情没有人能让他转变心意。他和拉姆搭档之前就对马戏团里这个小个子男人很是好奇了,拉姆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而座狼最喜欢的就是秘密了,他喜欢掌握别人的秘密。等和拉姆建立搭档关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拉姆身上的秘密都是黑色的,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伸手够不到的地方。座狼嬉笑着把驯兽师扑倒在地毯上,拉姆拉扯着他的后脖颈,变成人形的穆勒咧嘴笑了:“菲利,你到底有多少秘密呀?”

“我没有秘密,托马斯你赶紧下去!”

“不可能呀,人类不会没有秘密的,他们就是依靠秘密强大的呀。难道说菲利你不知道自己有秘密吗?”

拉姆皱起眉毛,穆勒知道自己说到点子上了。驯兽师从地上爬起来,板着脸赶穆勒走。穆勒摸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茬认真地盯着自家驯兽师,脑子里呼啦呼啦过去了好多想法,它们相互碰撞,最后只有一个结论——驯兽师很可怜。

他明明要保存那么多黑色的秘密,但是交给他这些秘密的人没有告诉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傍晚的时候医生再次走进了面包店。他把紫色的药片交给穆勒,顺便拿走了几个隔夜的吐司面包。穆勒下楼送他走的时候克罗斯正好不在,热罗姆·博阿滕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穆勒:“托马斯,你知道饕餮里胃里有什么吗?”

“胃酸吗?”穆勒大胆地猜测。

“托马斯,现在不是讲笑话的时候,”博阿滕叹了一口气,“饕餮的胃里有很多灵魂,那些不甘被吃掉的灵魂会抓住一切机会逃离,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吧?”

穆勒知道博阿滕是什么意思,那些被被腐蚀了一半的灵魂都在拉姆身上,它们想要进入拉姆的身体,想要占领这个身躯:“你给我的药只要管用就行。”

“驱赶灵魂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所以到时候你要狠下心来才行。”

“会很痛吗?”

“痛彻心扉。”

评论 ( 2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