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乐园【21】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上一章的黑色房间就是饕餮的胃。


【21】

曾经湮灭在饕餮胃里的灵魂发出令人颤栗的尖叫声。

房间的墙壁上长出了扭曲的胳膊和干枯的手,灰色得毫无生机。拉姆没有动作,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些疯狂的东西疯狂地生长。胡梅尔斯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个黑色天鹅绒小盒子,里面是一枚钻石戒指:“菲利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幻觉。”克洛泽轻轻地说,胡梅尔斯消失不见了,黑色的房间里只有一张空白的床。那些东西还在向前生长,它们试图抓住什么,撕扯什么,杀死什么,又复活什么。克洛泽把身上的披风脱下来帮拉姆穿上:“你在等待什么,菲利普?”

小个子男人的声音很低沉,那似乎不是属于他的声音:“我在等他们抓住我,带我进入深渊。”

克洛泽笑了起来,温和又尖锐一举刺破黑暗:“还是幻觉。”

拉姆猛地睁开眼睛,他的额头上全是冷汗,浑身上下都在发抖,他伸出手指抓住披风的边缘,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穆勒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拉姆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想努力跟上穆勒说的每一个字,但有什么从他耳边呼啸而过,带着风带着水带着悲伤带着无尽的绝望。

“呼吸,记住一定要呼吸。”克洛泽在他耳边说。

拉姆试图张开嘴巴,喉咙里的根茎继续膨胀,肥硕的身躯阻挡了空气的进入。穆勒的声音越来越近,拉姆终于听到他在说、或者是在喊什么了:“菲利!菲利!醒过来啊!”

座狼的嘴唇贴了上来,拉姆喉咙里的根茎消失了,他贪婪地呼吸着,手指开始放松,身体的痉挛停下,他终于能看清眼前,那张笑起来满是褶子的脸属于座狼。

胡梅尔斯站在不远处,他刚刚从水里游上来,头发上脸上全是水珠,光裸的上半身布满了伤疤。座狼把小个子男人一把裹进怀里的情景让胡梅尔斯很是不自在,他从一边拿起毛衫,也不顾身上全是水就往头上套。

“菲利普应该没事了,我先回去了。”胡梅尔斯打声招呼准备离开,拉姆赶紧从穆勒怀里挣脱开:“饕餮的胃呢?”

“门已经关上了,因为它知道没办法消化你,”胡梅尔斯说,“所以它很生气,把你扔进海里了。”

听到海这个字拉姆的身体抖了一下,就连拉姆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是海?”

“它从来不和我分享心理历程的。”胡梅尔斯一本正经地回答。

“哎我说马茨你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吧小心感冒啊。”穆勒一副要送客的表情,胡梅尔斯对于他这种卸磨杀驴的行为表示不满,谁刚才辛辛苦苦把菲利普从海里救上来的啊?你小子做完人工呼吸就忘了是谁给你的这个机会的啊?托马斯你小心点儿走夜路别被套了麻袋。

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胡梅尔斯当然不会跟穆勒计较这些,只是在心里盘算着下回遇到穆勒怎么假装手滑坑他一把而已。

 

克罗斯塞给拉姆最厚的毛毯,然后往壁炉里扔了几块木头。蓝色的火焰很是温暖,舔舐木块的表情很是温柔。穆勒在厨房里捣鼓了好一阵才做好了热可可,虽然糖放得有点儿多但拉姆还是喝了下去。穆勒说幸好克罗斯回来叫他去,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拉姆想不明白为什么饕餮要把他扔进海里,既然不能消化直接吐出来不行吗。他问克罗斯当时发生了什么,克罗斯只是说房间从地面塌陷了下去其他的他也不清楚。这个回答很是模糊,而且克罗斯眼神躲闪。拉姆往毛毯下缩了缩,只是暂时不再继续想。

克洛泽坐在对面的沙发里,翡翠色的眼睛闪着光。

“菲利普,活着不是很好吗?”

评论 ( 11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