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Everybody Knows【2】

【2】

彻底休息下来和以前的宝贵假日完全不同。至少从性质上来讲差距就很大。当诺伊尔在周六早晨的餐桌上打着哈欠期待周日能稍微歇歇的时候,拉姆已经坐在对面看报纸喝咖啡并且保持高度清醒了。拉姆开始醒得比诺伊尔早,有时候能早起一个小时,大脑在毫无头绪地运转之后向身体传达着起床的信号。他轻手轻脚地起床,煮咖啡,刷牙的时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不照镜子拉姆总以为自己没有丝毫变化,但是当他真正仔细地打量自己的时候就会发现那些细小的皱纹正开拓着疆土。他对着镜子的自己做鬼脸,漱口,然后洗脸。

时间被拉长、所有的事情变得缓慢,拉姆真的变成了慕尼黑的某家杂货铺的店主,普通的、毫无野心的。早上九点打开门,一直到下午五点,中午休息两个小时,时间作息像是克己的上班族一样。拉姆向诺伊尔抗议,说我可以早点儿开门,晚上也可以再延长几个小时。慕尼黑的现任首领摇头可是坚决,说什么也不同意。拉姆瞪着诺伊尔,诺伊尔没有丝毫的动摇:“菲利普,你确定你晚上你可以坚持到十点吗?昨天晚上的球赛你都没看完就睡着了啊。”

小个子男人小小地叹了口气。昨天晚上他没有坚持到比赛结束,最后估计是诺伊尔把他送回了卧室,因为他早晨醒来并不在沙发上。


光顾杂货铺的人并不多,除了临近几条街的居民就是酒馆的人了。似乎所有人都对此很是感兴趣,还要假装偶遇。拉姆怀疑是穆勒泄露了这件事,因为莱万来买瓶装啤酒的时候说了句“托马斯怕你太无聊”。这小子,拉姆坐在柜台后面笑得礼貌得体,心里想着还是托马斯了解自己啊。

拉姆体会过长时间一个人待着的感觉,说句实话这种感觉并不好,但是在他刚从斯图加特回来、住在酒馆楼上的那段日子里,他倒是有点儿依赖这种感觉。除了巴斯蒂隔几天就来和他分享一间屋子之外,剩下的时间他都浪费在了射击场和郊区的仓库里。而现在他倒是想去射击场或者仓库,但是时机不对,这让拉姆有些挫败。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退休生活,身在其中的人和处在局外的人感觉完全不一样。诺伊尔表示羡慕到眼红,穆勒表示我还是多干几年吧我还年轻,罗本表示等我退了休我就在慕尼黑办荷兰语培训班,退休返聘什么的都可以,里贝里插嘴说那我就在你隔壁办法语培训班好了,学一门送一门。

拉姆被里贝里的想法逗乐了。他听阿拉巴说起过,罗本和里贝里在某些时候有奇怪的习惯。比如他们在家永远说德语,但是到了紧急时刻罗本对着里贝里说荷兰语,里贝里回他法语,交流毫无压力毫无障碍,这让在一边的阿拉巴表示不是很理解你们大人的交流方式。

“要我说你交出戒指还是太早了,”罗本从货架上拿走了一盒口香糖,“你看看你现在完全就是老年人了。”

拉姆面不改色地收走了罗本递过来的纸币并且不准备给他找零:“阿尔扬,别告诉我你不想退休。”

“我当然是想啦,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可没有你的决心。”

荷兰人漫不经心地回答拉姆。虽然他不说,但是时间从他和里贝里身上带走了一部分东西,并且在不远的将来等待着带走他们的另一部分东西。他们的记忆停留在最好的年华,那年他们拿下了多少生意,在欧洲名噪一时。胜利的喜悦可以持续很多年,就算是他们老到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晒太阳也能将细节一一叙述清楚。

记忆,那是只属于他们的记忆。

评论 ( 6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