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Everybody Knows【1】

*像说好的那样,写一篇英雄老去的文章。


【1】

托马斯·穆勒最近经常光顾三条街外的那家杂货铺,装潢和门牌都是崭新的,门口停着一辆货车。白天的时候基本看不到装运货物的工人,只有在晚上杂货铺才会打开门,穿着暗红色工作装的工人们从货车上搬下大小不一的纸盒子,密封好的那种。没有人说话,动作迅速毫不拖泥带水,中间有休息的十几分钟,路灯下有人站在那里抽烟,朦胧的白色烟雾向上挥舞,被浅黄色的灯光稀释到肉眼不可见。

他们要遵守的规则很简单,动作快并且不要出任何声音,脚步要放轻,所有的东西都被暂且堆在地下的仓库里。仓库钥匙放在领头人的手里,那是一个话很少的年轻人,他知道杂货铺主人的习惯,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每天深夜他们工作两个多小时,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能从领头人那里拿到钱,全部是现金。杂货铺主人不喜欢克扣工钱,毕竟在慕尼黑的地盘上,没有这个必要。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有一段时间,用穆勒的话来说就是“细心是细心但是你也不能让约书亚大晚上的跟着当监工啊曼努”,每次他说完被点到名字的男人总会轻轻皱起眉,虽然不是很高兴但还是要重申自己的立场:“托马斯,需要我再跟你说一遍吗?菲利普晚上不喜欢被吵醒。”

穆勒举起双手表示不想再继续听下去,每次他来替约书亚·基米希讨个公道的时候都会被曼努埃尔·诺伊尔高冷地堵回去,明明能白天干得活你说你非要晚上做,还找了这么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穆勒的脸上挤出了更多的褶子,直到杂货铺的主人从厨房出来,递给他和诺伊尔一人一瓶冰镇啤酒。

菲利普·拉姆已经远离生意很久了。他穿着灰色的老头衫和宽松的裤子,脚边蹲着一只看起来不是很友好的猫,就这样的画面,放在几年前,就算是穆勒也不会相信这个人曾经是德国的掌权者和慕尼黑的首领,如果硬要说的话,最多就是隔壁那个看起来脾气很好的面包店老板。

拉姆的生活已经趋于平静,就像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偶尔有一两只天鹅光顾。大部分时间他都会躲在楼上的书房里,看书或者捣鼓米洛斯拉夫·克洛泽给他寄的木刻原料。说起来有点儿好玩,最早退休的克洛泽最后选择走出庄园,跟在勒夫先生的左右,看着德国的后辈们如何在生意中一步步走得更远,而明明比克洛泽小几岁的拉姆过起了老年人的生活,就差学克洛泽去钓鱼了。

开杂货铺还是穆勒出的主意,他可不想整天在酒馆里听诺伊尔说菲利普的心理年龄已经接近六十岁每天的生活简单到就剩一日三餐和睡觉了。眼睛漂亮的波兰人面对着穆勒的苦瓜脸劝他不就是听曼努说几句吗,你也没有必要这么不高兴吧。穆勒冲着莱万摇头:“曼努现在三句话离不了菲利,他是不是也老了。”

时间前进的脚步从未改变,不为任何人停留,也不为任何事停留。杂货铺里的货物准备齐全,拉姆的工作终于从楼上转移到了楼下,他开始尝试着把那些零散的东西摆放到架子上,既要美观又要符合消费者的需求。

接过拉姆工作的诺伊尔不得不花更长的时间和那些喜欢的或者不喜欢的人打交道,戒指交给他,他就必须做得像拉姆一样好,所有的事情都要考虑到,每一步棋都要直击对方的弱点。

拉姆的退休在慕尼黑的计划中,但却又让慕尼黑不愿意放手。他们送阿隆索去机场的时候拉姆也在其中,路上还和阿隆索约定夏天的时候去西班牙玩。等到回来的时候小个子男人一路没有说话,就那样安静地听穆勒和拉菲尼亚在后面唱着快要跑了调的歌。

谁也没有看见慕尼黑的首领眼睛里闪亮亮的东西。

评论 ( 15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