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ust1621

拉姆一生推&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完结文章存放地:Faust家的杂货铺

© Faust1621 | Powered by LOFTER

La vie est belle 生活是美好的【3】

【3】

虽然在每次宣布家庭控制权的时候菲利普·拉姆都谦虚地表示他只是一个幕后工作者,大事还是要和诺伊尔商量的,但自打基米希记事开始他爹似乎就在一次次关键的抉择中放弃表决权,嘴上说着“菲利普这事还是看你的吧”但基米希分明从他爹的眼睛里看到了不甘心。

诺伊尔告诉基米希那不是不甘心,而是爱。基米希乖巧地点头,心里却嘀咕着明明就是想吃全脂的巧克力酱嘛爹你的眼睛都要粘在那个家庭装的大瓶上下不来啦。等诺伊尔恋恋不舍地移开视线的时候就看见拉姆推着购物车研究货架稍高处的松子,这时候基米希当然知道要做什么——看看别处的风景啊,假装对夹心饼干感兴趣啦——总之就是不要看他的爸爸们,就这几秒钟不要看,否则眼睛会痛,心会更痛。

这已经不是他爹第一次帮Daddy拿货架高处的东西了。如果基米希没记错的话,头一回做这事儿的时候他还站在一边无辜地舔着棒棒糖,下一秒就瞅见Daddy倚在他爹的身上了。

那时候的基米希还是年幼无知的,但是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你不能要求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明白什么是秀恩爱,什么是辣眼睛。基米希咧着嘴说着“我也要抱抱”向爸爸们那边跑过去,然后Daddy红着脸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反正现在基米希已经很少看到拉姆红脸了。拉姆坐在沙发翻看商业杂志的样子都让基米希想起他的英语老师也就是对门的贝尼叔叔翻看他们的英语作业的样子,动作轻巧却暗藏力量,就像贝尼叔叔每次恨铁不成钢地把格雷茨卡叫出去训一顿之前从来都毫无征兆,这也让格雷茨卡对英语作业上心了不少,至少每次做完作业他会拜托基米希帮他看看有没有什么致命的错误。

拉姆的脾气管理做得极为到位,他很少爆粗口,也很少大吵大嚷,偶尔在看拜仁的比赛的时候音调过高也会及时调整到正常,这点和诺伊尔完全不同。诺伊尔喜欢在看比赛的时候为进球喝彩,也会因为后卫某个失误而嚷上几句。基米希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真的坐在球场里为自己支持的球队高声呼喊一样,结果就变成了拉姆和诺伊尔一人一瓶冰啤酒,而基米希守着汽水,在比分领先的时候拉姆安静地看着诺伊尔和基米希嘶吼。

不得不承认基米希在这点上和诺伊尔一模一样。别看基米希平常斯斯文文的,但是到了激动的时刻喊的比谁声音都大。上回校足球队赢得南部冠军的时候基米希和队友们坐在草坪上,就连魏格尔都是第一次见基米希领着大家唱着走了调的歌。

谢天谢地没有人给基米希递上一个小喇叭。


拉姆其实也能在厨房里捣鼓出点儿东西填饱肚子,能比诺伊尔的水平高上一点儿。偶尔在周末的聚餐上大家能享受到拉姆的手艺,什么沙拉烤牛排,里贝里递给拉姆一瓶啤酒,罗本说菲利普啊我看戴维在你家蹭饭还是很靠谱的,里贝里横了他一眼说你就不能不加班回去给戴维做饭吗,拉姆友善地表示再吵都出去啊,啥也别想吃了。

马克斯·迈尔坐在椅子上小声地问基米希平常你爸爸在家里也是这样吗,基米希仔细想了想:“上回我爹用我的零花钱买了巧克力酱被发现之后Daddy就这么对他说来着。”

“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进卧室谈了一晚上,第二天啥事儿也没有了。马克斯你问我这个干嘛?”

迈尔面无表情地回过头,自家老爸正和约书亚他爹聊天呢,不知道某个整天蹲在门口的大头先生会怎么想呢。

评论 ( 10 )
热度 ( 32 )